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小村最诱人  

2011-04-12 22:55:38|  分类: 贵州Guizhou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郎德上寨依山傍水,四面群山环抱,茂林修竹,衬托着古香古色的吊脚楼,蜿蜒的卵石路在屋檐间时隐时现,偶尔还能听到两嗓子苗民的歌声。这是郎德上寨里的漂亮妹妹 。苗族分多个族群,这里寨内苗民的服饰以长裙为特征,所以又称 “长裙苗”。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寨前有一条小河逶迤如龙蛇,小水车三三两两,山上有松杉茂密的“护寨林”。寨子依然保留着两个古老的寨门,山坡上一座座三层木楼鳞次栉比。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碎石地坪上是寨子的“广场”—铜鼓场,苗族以鼓作为自己的联络工具。铜鼓场用鹅卵石铺成,上面还有相向而对的两匹骏马图案,一根苗族特有的上“刀山”柱子矗立场地中央。每当寨子里有大的事情,或重大节日都会敲起青铜鼓在此集会和表演。中间是苗家人引以自豪的上刀山表演器械,小伙子从地上要爬踩在锋利的刀刃上攀爬到顶端,既不能割破脚,还要比比谁爬地速度快。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俯看“广场”,碎石板铺成的图案,很是迷人。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简单的寨子门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岭的早晨 ,鸟语花香,炊烟婆娑。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岭的早晨 ,鸟语花香,炊烟婆娑。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寨子里的苗族妇女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郎德上寨苗村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岭之春

 

  苗岭之春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岭之春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岭之春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岭之春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寨里走动的人们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寨里走动的人们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寨里走动的人们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寨里走动的人们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苗族农家的耕作工具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西江千户苗寨,是居住集中的人数最多的一处苗寨。密密麻麻布满了山顶。

 

 

“京驴”春游“夜郎”记— 3 返璞归真入苗寨,郎德雷山最诱人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西江千户苗寨里首领“鼓藏头”的豪宅

 

自大夜郎妹媚美,如厕考验屎坚强

早上7点钟乘头班车去黔东南苗族侗族州府凯里。汽车在大山的浓雾里的穿行,不时还下起小雨。不到110公里的路走了3个小时。临近中午到达凯里,换乘开往朗德的小客车,又经过一小时到达返璞归真的朗德上寨(朗德分上、下两个苗寨,相距1.5公里)。

郎德上寨依山傍水,四面群山环抱,茂林修竹,衬托着古香古色的吊脚楼,蜿蜒的卵石路在屋檐间时隐时现,偶尔还能听到两嗓子苗民的歌声。苗族的服饰有很多种,这里寨内苗民的服饰以长裙为特征,所以又称 “长裙苗”。寨前有一条小河逶迤如龙蛇,小水车三三两两,山上有松杉茂密的“护寨林”。寨子依然保留着两个古老的寨门,山坡上一座座三层木楼鳞次栉比。中心的地坪上是寨子的“广场”—铜鼓场,苗族以鼓作为自己的联络工具。铜鼓场用鹅卵石铺成,上面还有相向而对的两匹骏马图案,一根苗族特有的上“刀山”柱子矗立场地中央。每当寨子里有大的事情,或重大节日都会敲起青铜鼓在此集会和表演。寨子里的苗族妹子,肌肤白嫩,身著艳丽的手绣民族服装,头戴闪闪发亮的银器“帽子”十分妩媚动人,难怪当年夜郎人看不起咱们外地人呢!

上寨是清咸丰同治年间苗族起义领袖杨大六的出生地,当年打仗用的刀枪箭戟自是遗留了不少。那时清兵整整征战了18年才将其平定,大怒之下把寨子烧光,人口几乎被杀绝,侥幸有15人逃至深山野林才保住了性命。后来这15人组成了4户人家,在废墟上重建家园。如今全寨已经有100多户,500多人。

这个不大的苗寨还曾经是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起始传递地之一,当时小寨着实热闹了一番。

现在苗家木楼的底层是圈养猪牛和存放农具,二层住人,三层存放粮食,条件好些的家庭已经将牲畜圈与人住房分开来。房子地基很简单,夯实一下,堆砌几个石礅,房子的立柱就直接立在上面,没有任何连接,完全靠房屋的重量稳定。而整幢木楼都是靠木质构件的榫卯相连,形成一体。

我住在铜鼓场边上一户苗族的木楼上,一人走路,整幢楼都在“兹嘎···兹嘎··· 作响”,一人说话,大家都能听见。好像没有什么隐私可言。这里知名度不很高,游客不是很多,一些来这里的人大多也是过客,待一会儿就走了。傍晚,我住在这里感觉出奇的寂静,是都市闹人发傻的好去处,如同置身于世外桃源。除了人走在木地板上发出的“兹嘎···兹嘎···”声,只有远处草丛里虫鸣的丝丝细语。

最难忘的事情就是上“茅厕”,只能这样称呼,如叫它卫生间或TOILIT都太夸张了,两块木板搭在石头砌成的大方池子上,两只脚要颤颤悠悠地走上去,轻轻的蹲下……,刺鼻的“氨”味,让人实在难忍。一头大肥猪就在一旁“吽、吽”地拱来拱去,拉屎的人必须两者选其一,要么意志必须坚强,要么忍着不拉,否则“屎者”肯定恨不得“腾”地一下,冲出裂开着大逢子的小木门。

这真的就是返璞归真。回归自然,体验民风也是我规划此次行走黔南各州的目的所在。

木楼巧遇日本客,中日民间多交流

晚上,这户人家住进了一位日本游客河边健一,他已是一个人第三次来中国旅行了。虽不会说中文,但由于共同使用“汉字”,我们两个一边写汉字,一边说英语,从中日交流的历史到近代的战争,从他来华动机到中日人民应当增加相互交流和了解,我们相互谈了很久。他是大学老师,我们也谈到中日战争。他告诉我:大多数日本人士知道并且承认侵略战争,知道给中国人民很大伤害,他还形象地比喻“你的脚被他人踩了当然痛了”。他告诉我,在日本不同于中国,由教育部发放全国统一教材,那里共有二十多种版本的教材,中国政府所说的“问题教科书”也只是当中的一、两种而已,日本右翼势力不是主流政治。看来我们的主流媒体宣传有些偏激,误导了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的蔓延。政治家的对抗,左右了人民的情感。

我真的不希望再发生战争,无论哪个民族间、哪个国家间,无论什么名义发动战争。因为倒霉的永远是大多数的人民,而不是那些政治狂人。

苗岭早上,春意浓。鸟语花香,赛桃源

第二天早上,苗家主人还没起床,我和“凉水大姐”又踏着晨曦出发了。因为要走到下寨才会有汽车乘。

大山里依然很静,大山、溪流、杉林、翠竹、粉红色的桃花,不时远处树林里传来清脆的小鸟叫声……寨子里早起的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缭绕在半山坡上,只有几个上学去的小孩子和我们一起在山路上步行。此情此景,不尽使我想起笛子独奏乐曲—《苗岭的早晨》,乐曲当中所表现的不正是眼前所看到、所能听到的一排景象吗?真的身临其境,让人陶醉哦。

从山上的上寨走到朗德下寨大约2公里,再搭上进城卖米卖菜的小“面的”,看着身边箩筐里盛满了还带着露水的新鲜青葱、韭菜,闻着青菜的清香,在城里哪里吃得到这么新鲜的蔬菜呀?一旁坐着身着民族服装,盘着发髻,还插着鲜花的苗族妇女聊天,你会发现她们不仅服装艳丽,说话间羞羞答答的神态着实地迷人……

不知不觉到了雷山县城,寄存行李后买票去西江,前往久负盛名的西江苗寨。乘坐的车子半路还抛锚,我们和当地几个乘客只得沿着稻田埂上向山下走去,好在已经看到不太远的寨子。其中有位81岁的老人也和我们一起行走,一点都不比我们慢。在贵州这里的许多老人身体都十分健壮,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很少有“都市疾病”。现在人们还拼了命的往城里挤,有什么好的?这就是“围城”的怪现象,城里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只是都不易哦。

西江的确大很多,远眺寨子就像一支长者牛角样子的牛头,山坡上布满了苗族人家,看上去很是壮观。这里是全世界最大的有上千户、近5000人的苗寨。被中外人类学家和民俗学者认为是保存苗族“原始生态”文化比较完整的地方。西江苗族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苗族文化体系,又长期处于政府“管外”(管制之外)的状况,一直是自己管理自己,因而苗族文化得到很好的保存和发展,再加上交通的不便,统治者欲同化也鞭长莫及。时间长河已经让这里发展的相当规模,而且自成一体,除了有村长、支书外,还有民间自己的首领:“鼓藏头”和“活路头”。

“鼓藏节”是西江人敬祭祖宗的盛大节日,是苗族人民文化和精神的最高体现。据说西江苗族的祖先是虎年迁到西江的,虎年至虎年恰合一个小甲子(13年)。13年一次鼓藏节也就约定俗成。

“鼓藏头”是寨子的总理事务,即社会道德、治安保卫等。由家族世系。鼓藏节是一个规矩严格、习俗繁多的节日。杀猪那天要听“鼓藏头”家凌晨五点以前杀猪叫的声音以后,四边人才能动手。鼓藏节到来的头两年,规定第一年(鼠年)09'驴游鈥溡估赦澕(续3)为起鼓(引鼓),要跳芦笙至少七天,最多九天。跳芦笙首先由“鼓藏头”家的姑娘先起头跳两圈,其余村寨的男女才能进场去载歌载舞。而“活路头”则是司职同农业生产有关仪式的老大。每年的播种节要由活路头带领祭拜,并传达当年的起工时间。至今,西江居民依然认可他们司职的神圣性和合法性。

但是这里也被开发的有些走了样子,尤其是山下的商业街,原生态地东西比朗德上寨要少。那里虽小,但是原汁原味。从凯里到雷山走老路的话,还路过一个叫“季刀”的寨子也不错。                                  

 

 

                                                                                      

            多神气“活路头”,与我合影一点架子都没有。

                                                     

                                                                                 3月13日 与贵州 郎德上寨

 

交通:

到达:凯里-朗德上寨,中巴9元,20公里, 1小时;

            朗德下寨-雷山,小面5元,31公里,1小时;

            雷山-西江,中巴10元,37公里,1小时;

离开:西江-雷山,中巴10元,37公里,1小时;

           雷山-榕江,大巴40元,160km,,5小时

门票:西江正在修门楼,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收票,据说很快就收,60元/人

住宿:朗德上寨,农家木楼15元/间

  评论这张
 
阅读(7304)|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