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2012-08-06 11:19:23|  分类: 智利Chi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系列:                                 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欲转载的话,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谢谢!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来又卷缩回去,

我挣脱自身,独自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奥地利诗人里尔克曾经这样写道。

或许对于旅行者而言,太平洋上的每个岛屿、每个海湾,正像午后酝酿的风暴那样,能令人血脉贲张。Rapa Nui大拉帕岛就是这样一块地方。海岛相比浩瀚的太平洋就像是一颗微小的芝麻粒,小的不能再小了。但是岛上有很多深深地地质断层,千奇百怪,清澈无比的海水,浮雕般的海景,成群的海洋生物,自然放生下的野马、猪狗和飞禽,一切都让你回归到纯粹自然的状态。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拉帕岛(Rapa Nui)也叫复活节岛(Easter Island)是远离智利本土,远离所有大陆的神奇孤岛。小岛距离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岛屿还有2000公里,距离南美大陆有将近4000公里。

这里是让人充满想象的地方,充斥着文化线索而又扑朔迷离,要想诠释它们这是难上加难。碧波蓝天、乌黑的礁石、野马、草艺作品,但是在那些谜一般的沫艾Moai巨人石像面前都去黯然失色。岛上的居民将小岛称之为Te Pito o Te Henua,大拉帕语的意思是“地球的肚脐眼”。

大拉帕岛,实在是太小了,小的甚至GPS都很难搜到定位。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这茫茫的大洋之上,这样的小岛上怎么会有人烟?这是一直困扰考古学家的多年的问题。有人说岛上的原住民来自南美大陆,更多的人相信他们是来自东南亚的波利尼亚人,共同组成了太平洋上夏威夷、新西兰以及大帕拉岛三角地区的人种。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只有天知道,现在已经能够没有办法考证了。

首位造访小岛的是荷兰航海家Roddeveen,因为上岛的时间刚好是1722年的复活节这天,因此,被命名为复活节岛。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岛原本没有国界,后该岛被联合国指定划给智利管辖,所以要想前往,只有从智利的圣地亚哥出发。 而且飞往复活节岛只有Lan一家航空公司被允许。旺季机票很紧张,价格自然不菲。波音767以800公里/小时的时速,在茫茫的太平洋上飞将近6小时,待到飞机贴近海面飞行时,感觉就像伸手就能摸到大海,飞机突然就降落在RAPA NIU——小岛上唯一的机场,“候机大厅”都是茅草房子。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岛上的天气瞬息万变,时而骄阳似火,时而狂风大作,暴雨如注。
        昨夜的雨下了整整一夜,豆大的雨点打在铁皮屋子顶上和外面的木瓜树上沙沙作响,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阵巨浪拍岸的轰响。清晨,雨过天晴,我静静地坐在铁皮屋子门口的竹椅上,伴随着风声雨声海浪声,思索发生在这个方圆只有117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太多的为什么。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些巨大的石像是从哪里买到的来的?

是什么人开凿了这些石像?为什么要建造这些石像?

它们为什么总是背向大海?

为什么他们大多是成排而立,但又有个别的站出队列之外,是首领?是哨兵?还是被开除了的逃兵?

为什么有的戴着巨大的朱红帽冠,有的光着头?

这些巨大的沫艾MOAI,高有10米到20米不等,仅仅一个帽冠也要有几吨重。在当今用起重机起吊也非易事,这么多的巨人石像它们当时是怎么被立起来的?

最初的土著人是从哪里过来的?因为小岛距离这里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岛屿也有2000多公里。他们是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来到这里?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原本想在小岛上租车,早先的所有介绍都没有说必须要驾照。但是现行规定无论汽车还是摩托车必须要驾照正本,再多的解释都无济于事,警察检查的很严格。以前的攻略也没提到这些。无可奈何,我只好租一部自行车自助游小岛啦,久违的自行车,想想这样也符合环保理念吧,兴高采烈地开始自行车环岛之旅。

岛上所有的MOAI大致是分布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岛上的公路也是环路。岛上,强劲的海风,似乎要射穿皮肤的烈日。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海风粗糙的手不断抚摸我的脸颊和手臂,仿佛划出一道道细微的看不见得口子,耳边灌满了呼呼的海风声响,伸出舌头来舔一下嘴巴都是咸的,鼻子闻到的也是海水腥咸的味道。这就是在大拉帕岛上最基本的感觉啦。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一边骑车一边欣赏岛上的风光,每路过一处石像我都会仔细的观察、细细的品位,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答案,或者是想象出点滴时空的痕迹,弥补或减少心中的疑问。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南部海边的MOAI一排全部整齐的倒下,红红的岩石帽冠散乱在周边的海滩上。是谁把它们立起?又是谁把它们推到?周边只有一些简易的围栏,没有任何的说明和解释。没有人能告诉我这些都是为什么?或许是它们站的太久了已经无力支撑下去,或许是寰宇的力量胜过人们的想像,或许是人间的暴虐与战争,或许是Moai厌烦了喋喋不休地传递太平洋的大浪与人类之间永无休止的对话······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或许,这些巨人石像不过是人间创造出的神像,巨神再大毕竟是人的意识和想象,人不过是浩宇中的微滴之物罢了。人定胜天或许只是一种美好愿望,或许是蚍蜉撼树而已,大自然终究会用自己的力量和规律平衡世上万物一切。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RAPA NIU当地时间比圣地亚哥时间要晚2小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小岛上的太阳还高高地挂在西边的天上,红红的晚霞摸染了天空。海面上有几个胆子大的人,还在翻滚的一排排海浪上,忽上忽下的玩着冲浪,浩瀚的太平洋推来巨大的海浪不断撞击着深黑色的礁石,发出一阵阵轰响。我和一个来自哥伦比亚女孩静静地坐绿油油的草地上,还有那神奇的巨人石像MOAI,一起等待着最后一抹日光,落在这茫茫太平洋的小岛之上。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的风景很好,整个小岛是火山喷发形成的,岛上还有多个火山口,整个小岛就是一块绿茵茵的大牧场,牛、马、羊、鸟、鸡、狗所有动物都是自由的。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岛上自由自在的野马母女在一起嬉戏。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彩虹映衬的MOAI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的居民都很爱花,头上戴的,脖子上挂的,机场迎宾等等都离不开鲜花。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的一片墓地也装点得很美丽,很有特点。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我住的当地人铁皮房子外面的雕塑和门前木瓜树。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的主要交通工具,日本铃木“吉姆尼”。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岛风光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岛风光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的渔民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复活节岛上的午餐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晚餐犒劳一下自己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岛上的图画,神奇的MOAI被描绘地好可爱。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据说是智利最受喜爱的复活节岛牌啤酒。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机场里的木雕

“这好似不是南美”—智利(3)  我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复活节岛上的机场候机

 

   看到咱们地球“肚脐眼”的位置没?那小白点就是啦。(下两张图片来自维基网站)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儿好似不是南美”—智利CHILE(3)在肚脐眼上的日子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复活节岛全貌

 
 
 
 

慵懒的“肚脐眼”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来又卷缩回去,

  我挣脱自身,独自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曾经这样写道。或许对于旅行者而言,太平洋上的每个岛屿、每个海湾,正像午后酝酿的风暴那样,能令人血脉贲张。

大拉帕岛(Rapa Nui),也叫复活节岛(Easter Island)是远离所有大陆的神奇孤岛。小岛距离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岛屿还有2000公里,距离南美大陆有将近4000公里。

这里是让人充满想象的地方,充斥着文化线索而又扑朔迷离,要想诠释它们这是难上加难。碧波蓝天、乌黑的礁石、野马、草艺作品,但是在那些谜一般的Moai巨人石像面前都去黯然失色。岛上的居民将小岛称之为Te Pito o Te Henua,大拉帕语的意思是“地球的肚脐眼”。

大拉帕岛,实在是太小了,小的甚至GPS都很难搜到。海岛相比浩瀚的太平洋就像是一颗芝麻粒,小的不能再小了。但是岛上有很多深深地地质断层,火山曾经喷发的痕迹,千奇百怪,清澈无比的海水,浮雕般的海景,成群的海洋生物,自然放生下的野马、猪狗和飞禽,一切都让你回归到纯粹自然的状态。

首位造访小岛的是荷兰航海家Roddeveen,因为上岛的时间刚好是1722年的复活节这天,因此,被命名为复活节岛。

 小岛原本没有国界,后该岛被联合国指定划给智利管辖,所以要想前往小岛,恐怕只有从智利的圣地亚哥出发啦。 而且飞往复活节岛只有Lan一家航空公司被允许。旺季机票很紧张,价格自然不菲。波音767以800公里/小时的时速,在茫茫的太平洋上飞5.5小时,待到飞机贴近海面飞行时,感觉就像伸手就能摸到大海,飞机突然就降落在RAPA NIU——小岛上唯一的机场,“候机大厅”是茅草房子。离开机场匆忙找了一家靠近海边,离石像很近的铁皮客栈,丢下行李就迫不及待的跑到海边,准确地说是太平洋里。由于时差将近2小时,虽然圣地亚哥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这里的太阳还高高地挂在西边的天上,红红的晚霞摸染了天空。海面上有几个胆子大的人,还在翻滚的一排排海浪上,忽上忽下的玩着冲浪,浩瀚的太平洋推来巨大的海浪不断撞击着深黑色的礁石,发出一阵阵轰响。我和一个来自哥伦比亚女孩静静地坐绿油油的草地上,还有那神奇的巨人石像MOAI,一起等待着最后一抹日光,落在这茫茫太平洋的小岛之上。

这样的小岛上怎么会有人烟?这是一直困扰考古学家的多年的问题。有人说岛上的原住民来自南美大陆,更多的人相信他们是来自东南亚的波利尼亚人,共同组成了太平洋上夏威夷、新西兰以及大帕拉岛三角地区的人种。究竟怎样一回事只有天知道,现在已经能够没有办法考证了。

小岛上的天气瞬息万变,时而骄阳似火,时而狂风大作,暴雨如注。第一晚就赶上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打在铁皮屋子顶上和外面的木瓜树上“噼里啪啦”胡乱作响,远处不时还传来一阵阵巨浪拍岸的轰鸣。或许是兴奋,或许是雨点的敲打,使我难以入睡。一遍又一遍的思寻着发生在这个方圆只有117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太多太多的为什么:

这些巨大的石像是从哪里买到的来的?

是什么人开凿了这些石像?为什么要建造这些石像?

它们为什么都是背向大海?

这些巨大的MOAI,有10米到20米不等,仅仅一个帽冠也要有几吨重。在当今用起重机起吊也非易事,这么多的巨人石像它们当时是怎么被立起来的?

最初的土著人是从哪里过来的?因为小岛距离这里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岛屿也有2000多公里。他们是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来到这里?

······

昨晚没吃晚饭,只喝了一瓶啤酒,饥肠辘辘。肚子一大早就叫醒了我。雨还在不停的下着。想去外面转转买点东西吃,走到小岛上唯一的主街上,不到200米长几乎所有的商店餐馆都是9点钟以后,甚至10点钟才开门营业。看来起早是没有用的,小岛就是小岛,一切都显得从容不迫,岛上的人就是这样慵懒的生活。回来静静地坐在铁皮屋子门口的竹椅上,风声雨声海浪声。看来我与要入乡随俗,慢节奏的在岛上生活几天了。其实来到这里你也没什么要快节奏去做的,要做的就是静思和不思,没有电视、上网很贵、关上手机忘掉一切,让自己好好地安静地住上几天。

在岛上“丢了”屁股 

海岛相比浩瀚的太平洋就像是一颗芝麻粒,小的不能再小了。但是岛上有很多深深地地质断层,千奇百怪,清澈无比的海水,浮雕般的海景,成群的海洋生物,自然放生下的野马、猪狗和飞禽,一切都让你回归到纯粹自然的状态。 岛上所有的MOAI大致是分布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岛上的公路也是环岛而建。

清晨,迎着强劲的海风,顶着似乎要射穿皮肤的烈日,兴高采烈地开始自行车环岛之旅。 海风那双粗糙的手不断抚摸我的脸颊和手臂,仿佛划出一道道细微的看不见得口子,耳边灌满了呼呼的海风声响,伸出舌头来舔一下嘴巴都是咸的,鼻子闻到的也是海水腥咸的味道。这就是,我在大拉帕岛上最基本的感觉啦。

原本想在小岛上租车,早先的所有介绍都没有说必须要驾照。但是新的规定无论你要租汽车还是摩托车都必须要驾照正本,再多的解释都无济于事,警察检查的很严格。以前的攻略也没提到这些。无可奈何,我只好租一部自行车自助游小岛啦,久违的自行车,想想这样也符合环保理念吧。

一边骑车一边欣赏岛上的风光,每路过一处石像我都会仔细的观察、细细的品位。 骑车累了,我就躺在石像MOAI脚下的草地上,一边倾听着太平洋的澎湃波涛,一边仰望天空,浮想联翩,琢磨起这些神奇的石像来,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答案,或者是想象出点滴时空的痕迹。

岛上南部海边的MOAI一排全部整齐的倒下,红红的岩石帽冠四处洒落在周边的海滩上。是谁把它们立起?又是谁把它们推到?周边只有一些简易的围栏,没有任何的说明和解释。没有人能告诉我这些为什么。或许是它们站的太久了已经无力支撑下去,或许是寰宇的力量胜过人们的想像,或许是人间的暴虐与战争,或许是MOAI厌烦了喋喋不休地传递太平洋的大浪与人类之间永无休止的对话······

或许,这些巨人石像不过是人间创造出的神像,巨神再大毕竟是人的意识和想象,人不过是浩宇中的微滴之物罢了。人定胜天或许只是一种美好愿望,或许是蚍蜉撼树而已,大自然终究会用自己的力量和规律平衡世上万物一切。

美滋滋地一个上午过去了,中午在海边的礁石上,啃着早上买的智利烤饼,菜肴还是从国内带来的乌江榨菜,咬一口饼,喝一口水,噎得我直打嗝。看看地图走了还不到一半的路程。下午要抓紧赶路了,环形的路不能走回头路,后面还有更多的山路在等着我,不然会被困在这人烟稀少的荒岛上了。

考验我意志的时刻终于到了。崎岖的山路越走越累,肩上还背着10公斤的照相器材,屁股在窄小的脚踏车座上捻来转去,像是被揉烂了,痛的不敢靠在车座上,两个膝盖也像轴承缺了油,一点也不听使唤了。最后12公里路,有7公里的上坡路,我几乎只能推着车子在走,脚踏车都成了负担,如果不是租来的,当时恨不得扔掉它。更加难受的是,早上带出的一壶水早喝光了,也没有任何吃的充饥,每个景点上竟然没有卖东西的,这在中国人看来不可思议,凭着赚钱的机会都不要?真傻!(很显然大多游客都是乘车而来,都会自带足够的补给。这样也利于环保。)翻翻身上只有几块“荷氏薄荷糖”,丢到嘴里来缓解口中的干渴。体力已经降到了极低点,丝毫不夸张地说,当时连拨开糖纸的力气都没了,只好将整块糖放在嘴巴里,用舌头拨弄开裹在糖块外面那薄薄的外衣,再吐出来。可想当时身体疲劳的极限是何种程度啦。走啊走,我实在是走也走不动了,车子骑也骑不了了,像旅行者在路边伸出搭车的手势,既希望有一部车可以“助我为乐”,可是一辆辆“吉姆尼”飞驰而去···我终于撑不住了,将车子丢到公路旁,人躺到了一边上的草地里。可恶的司机们不但不帮我,自自己开着“吉姆尼”,路过我时还要按两下喇叭,吹口哨,扬长而去。你说他们有多气人?~!!!

不理他们。我只有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用幻想缓解疲劳,展开充满想象的大脑。

一朵朵白云拼在了一起,形成了巨大的云朵,我仿佛看到它像是一张中国地图,有东北、华北、华东、西南···

卿在大地颈,

君在浩洋脐,

远隔千山与万水,

两身难相依。

北国鹅毛飞,

南寰翠鸟起,

日日思卿空似梦

唯有影相随。

我胡乱思想者,随手记在小本子上了。疑惑正是我此时此刻的思乡之情,寄托我困难时的心境。蓝天下,草地上,野花香,百鸟鸣。再累也要寻找身边的美丽,再苦也要思想身边的美好。永远要有一颗年轻的心,时刻都要有积极的心态。我在胡思乱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试图减轻身体的疲劳。

这样整整50公里海岛山路,弹尽粮绝,风餐露宿。一步步走,一圈圈的骑,衣服湿透了又干,干了又湿。一天下来累得似乎没了脚,没了腿,没了腰,没了屁股.....浑身上下除了头发指甲不痛,没有一块舒服的地方。终于在傍晚回到驻地,脱下外衣后背都是一圈圈的汗渍,印记这我这脚踏车一日游的艰辛。

一天的辛苦与劳累,诚然换来的是大自然的美景和一组组神奇留在脑海里,带有众多疑问的巨大神像,有高大的,有低矮的,有成组站立的,有独立海边的,有带着红色帽冠的,也有裸露着脑袋的···正是这些解不开的疑问,才会不断地吸引着我和世界各地的游客一批又一批的纷至沓来。

岛上的MOAI神迷,大拉帕岛的天气更是不可琢磨,一会晴空万里,一会大雨倾盆。所以看日出日落全要凭运气。我除了上岛的第一天看到满意的日落外,几乎每一天的日出日落都是在下雨。最多的一天我跑到景点3、4次,还好这里的景点都是Open不收费的。作为上岛时间有限的一位游客,后来我只好采取厮守的办法,选好景点和角度提早去到那里,等待阳光出现的那一时刻。这也是经验之谈,以后有机会再去的朋友不妨借鉴一下。

在草地上等待阳光时,还遇到了来自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蔡医生,聊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是我在南美洲旅行100多天里唯一遇到的中国大陆游客。在这么遥远的地方,能够相遇国人感到十分的亲切。从中国到世界,从北京到上海····天南海北神侃一通。他告诉我,昨天也想租车环岛,因为没有驾驶证没有借到车,但是他参加了一日游,很幸运也就没有我那么多的皮肉之痛了。

 

 

 

(未完待续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8110)|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