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火烈鸟的诱惑  

2012-04-01 11:25:50|  分类: 玻利维亚Bolivi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系列:

穿越荒漠盐湖之旅 A Journey across the Desert & Salt Lake

 2、火烈鸟FMG的诱惑  Temptation of flamingos 

  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欲转载的话,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谢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不是所有的羊驼都叫“草泥马”

在南美有三种独特的动物,LLAMA,ALPACA,VICUNA,又叫美洲鸵、羊驼、骆马,为了好记我给它们分别取名“辣妈”、“阿爸卡”和“美姑娘”,不知是否合适?

它们都很可爱和温顺,体态相貌很接近,但是它们的腿长短、脖子长短、腮两旁容貌长短等体态有所不同,我们初来乍到很难分清楚它们。我们国人喜欢恶搞,统统地戏称它们是“草泥马”。(上图是LLAMA.“辣妈”)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这是 ALPACA,“阿爸卡”。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身穿印加传统民族服装的小姑娘 ,包袱里装的是“阿爸卡”吃的草。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这是BABY LLAMA(美洲骆驼)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LLAMA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这是VICUNA(羊驼或骆马),“美姑娘”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VICUNA(羊驼或骆马)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奇特植物1
如此艰苦的环境,每年的降雨量极少,也生能生存,适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奇特植物2--真正的奇葩
 如此艰苦的环境,每年降雨量极少,也生能生存,适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奇特植物3——真正的奇葩
如此艰苦的环境,降雨量极少,也生能生存,适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奇特植物4
如此艰苦的环境,降雨量极少,也生能生存,适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奇特植物5
这绿色植物生长在光秃秃的石壁上,而且十分坚硬。在沙海里看到它,就仿佛给人带来生机。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雅丹地貌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雅丹地貌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雅丹地貌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的雅丹地貌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从智利——玻利维亚边境到乌尤尼3天3夜行程,几乎没有路,要是非说是路那就是车辙。

司机们都是沿着留下来的车辙行进,重要的地方他们会用石头堆做上标记。我们的车子在荒漠里行驶,上串下跳,高差变化很快很大,一会儿3500米,一会儿升到4500米,一会儿又下降上千米。(左下方的扬尘是在路上偶然遇到的其他穿行的车子。)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在4000多米的高原沙漠里颠簸一天下来,可以说除了指甲盖和头发不痛,全身没有一片好受的地方。鼻子也开始流血。午夜,宿营地外面风更大了,狂风带起的飞沙走石,打的房门“噼里啪啦”乱响,屋顶上的石棉瓦被吹得“呼哒呼哒”起舞。

玻利维亚西南高原的昼夜温差有20多度,白天可以晒得石头烫屁股,入夜盐湖表面都会结上一层薄薄的冰。裹着羽绒服瑟瑟发抖地蜷缩在睡袋里,似睡非睡熬过了一夜,感觉还是很冷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黄昏时分的Simone,艾子司和我。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里除了火山外,还有间歇式喷泉,靠在近处烤的人脸炽热 ,但是这地热没有被利用开发。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奇遇

你看看这两个法国青年的装备,他们“骑”自行车穿行,车子上能用的地方都绑上了行李。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西方的男孩女孩都很独立,不像一些中国的孩子,总喜欢哼哼唧唧,自己娇自己,点滴苦都吃不得!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看看我眼镜上静电吸附的盐碱面面,就知道一路上空气了的盐碱浓度有多高了。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一头踏在金子上的驴”--玻利维亚(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沙漠盐湖中的反嘴僪 (yu),网友maybe告诉我滴。

 

 

穿越荒漠盐湖之旅

——  2、火烈鸟FMG的诱惑  

从边境到乌尤尼几乎没有路,要是非说是路那就是车辙。司机们都是沿着留下来的车辙行进,重要的地方他们会用石头做上标记。我们的车子在荒漠里行驶,上串下跳,高差变化很快很大,一会儿3500米,一会儿升到4500米,一会儿又下降上千米。司机兼导游艾子斯,是地道的土著人,皮肤黝黑,个子矮小,胖胖的,牢牢地握着手中的方向盘,小心地驾驶着他的这辆老爷车。是呀,我们的几条小命可都在他的手中呀。过一段时间他会把车停下车让大家休息一下,抖一抖身上的盐碱面,讲解一下地貌和这里的情况。

车窗外一会儿展现的寸草不生的荒漠,一会儿会是红褐色地火山,一会儿能看到神奇的雅丹地貌,还能看到冒着滚滚蒸汽的间歇式泥浆喷泉。我望着这些奇景,心中喜悦,却也已经控制不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我感到骨头和脑髓都已经被摇得散开来,手脚冰冰凉,脑袋像要开裂。

黄昏时分终于到达第一个宿营点,宿营地在海拔4200米的Colorada盐湖边上。艾子斯指给我们观看火烈鸟的小路后就去安排食宿了。其他的几个法国人上午就下车离去了,只剩下我和Simone。为了近距离观看火烈鸟(flamenco,FMG)我们不得不忍受着,并且也享受着这一天旅途的甜酸苦辣,顶着6、7级的大风,踩着松软的沙石上向2公里外的小山走去。

这也正是安第斯火烈鸟的诱惑力吧!

 Colorada盐湖是缤纷多彩的盐湖,我叫它七彩湖。绿色的苔藓、蓝色的湖水、绛红色的藻类泥滩、洁白的结晶盐、五色土的火山,由近及远,层次分明。湖面上星罗棋布的火烈鸟,或自由的觅食,或展翅飞翔。这是我此行看到最漂亮的盐湖和大自然中的火烈鸟。

火烈鸟生性胆小,不等人靠近就会飞得老远。它们脖子呈“S”型,通体长有洁白泛红的羽毛。由于上喙比下喙小,嘴巴倒钩过来,双脚有节奏地在浅滩泥水里踩踏,觅食的动作很可爱。展翅飞翔的动作也很洒脱。

火烈鸟主要分布在非洲和南美洲,生活在咸水湖沼泽地带和一些泻湖里,主要靠滤食藻类和浮游生物为生。有些火烈鸟受鱼的影响比较大,比如智利火烈鸟只生活在没有鱼的湖里,这是因为智利火烈鸟的食谱狭窄,鱼类会与火烈鸟争夺食源(藻类和浮游生物)。火烈鸟喜欢群居。在非洲的小火烈鸟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鸟群。而安第斯火烈鸟处在濒危状态,全球的JAMES火烈鸟最珍贵和著名,而且只有玻利维亚存在。

火烈鸟并不是严格的候鸟。只在食物短缺和环境突变的时候迁徙。迁徙一般在晚上进行,在白天时则以很高的飞行高度飞行,目的都在于避开猛禽类的袭击。迁徙中的火烈鸟每晚可以50到60千米的时速飞行600千米。

 一天下来,我们除了收获了波利维亚的美景、检查站的焦虑、等待和麻烦、再有的就是落满衣服上、灌满鼻孔里、耳朵眼里、眼角上以及全身上下的细细洁白的盐碱面面,我和Simone面面相觑,看着对方的滑稽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旅行的食物是外面带来的罐头和烤饼等食物,宿营地的土著大婶还是大姐(很难分清当地人的年龄,因为自然条件太艰苦当地人多显得很老)还为我们烧了热汤,总算有温暖地东西下了肚子。喝的饮用水是自己事先买好的6升桶装水,冰冷冰冷的,要够喝三天以上才行。

剧烈的头痛开始了,去痛片、安定都用上,也难缓解高原反应带来的不适。好心的土著大姐还给我俩送来了古柯叶和白糖,让我们泡水喝,虽然一下子也难除头痛,但是心里感到暖和许多(古柯叶子泡糖水有利于缓解高原反应)。在4000多米的高原沙漠里颠簸一天下来,可以说除了指甲盖和头发不痛,全身没有一片好受的地方。鼻子也开始流血。午夜,宿营地外面风更大了,狂风带起的飞沙走石,打的房门“噼里啪啦”乱响,屋顶上的石棉瓦被吹得“呼哒呼哒”起舞。玻利维亚西南高原的昼夜温差有20多度,白天可以晒得石头烫屁股,入夜盐湖表面都会结上一层薄薄的冰。

第一次单独与人拼房,还是外国女人,多少有些不自在。裹着羽绒服瑟瑟发抖地蜷缩在睡袋里,似睡非睡熬过了一夜,感觉还是很冷

 第二天艾子斯的老爷“陆地巡洋舰”继续在荒漠里行驶,能看到间歇式温泉和喷涌滚烫的泥浆和蒸汽地貌。茫茫大漠中没有人烟,我们停车时大漠里尤为寂静,安静地极其凄凉甚至有些恐怖,只是偶尔看到远处有风尘狼烟飘起,好似一粒小石子在滚动,那是其他穿行的车子,才会显示一下人迹的存在。

车子行驶途中,竟然遇到一对男女青年拦下我们的车问路,艾子斯耐心的指点他们。这对法国青年是骑自行车穿行隔壁的,每辆自行车都几乎被带的装备覆盖过来。我在想我们坐在越野车里还这样的疲惫,不知道他们怎样的铜骨铁臂?再说自行车在这布满碎石和沙子的荒野里根本无法骑行,大多时间靠推行前进,这里没水没电没有通信,只有GPS可以收到定位,没有人烟,万一···?这或许就是西方人和东方人的文化差异吧!或许正是他们骨子里的冒险精神和开拓探寻精神使然。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近代没有东方人开辟一片殖民地,都是西方人跑到非洲、南北美洲、大洋洲、亚洲来。

(有关火烈鸟,请看下期火烈鸟图集)

 

 郑重声明:如需转载,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作品来源。

  评论这张
 
阅读(20862)| 评论(6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