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冰公主—胡安妮塔 Ice Princess ,Juanita  

2012-06-03 19:46:51|  分类: 秘鲁Peru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系列: 冰公主的家乡—阿雷基帕 Ice princess ,Juanita, live in Arequipa

1、 心差一点就凉了Let you feel a little frustrated

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欲转载的话,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谢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自从1540年西班牙人到来之后,这里从来不缺少戏剧性的发生。几乎每个世纪多会发生火山喷发和地震。高度5820米,完美的圆锥形火山米丝蒂山EL Misti;旁边是参差不齐的查查尼峰Chachani,高度5075米;宏伟的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和浅灰色火山岩建造的大教堂(Sillar Cathedral),还有遍布全城众多的殖民时期的建筑,优美的教堂、奢华的修道院、精美的博物馆和漂亮的民居。城里的广场和民居庭院里也可以看到树木和花草。当地人说“当地球离开时,月亮忘记带上阿雷基帕”,因此,这一美丽的地方得以留存。这也表达了当地人对城市的热爱。所以这里也被誉为“白色之城”,而不是我说的灰色城市······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教堂夜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参差不齐的查查尼峰Chachani,高度5075米,坐落在阿雷基帕城北部。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3)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修道院中的庭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武器广场一角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城中的一处街道小巷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当地的艺术中心,是艺术家们的乐土。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武器广场上的背包族。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教堂的夜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走在阿雷基帕的街道上,仿佛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不过偶尔能看到中国产的QQ车从身边驶过。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道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教堂礼拜日的夜晚也是灯火通明。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教堂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警察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卖冷食的小贩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教堂全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如今在这个修道院里,修女们依然保持着传统,将自己制作的点心和玫瑰香皂对外出售赚取一些银两。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灰色的城市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诞节前的教堂门口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道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广场边上的店铺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晚上的街道相对还是安全的。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到处充满了艺术的氛围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到处充满了艺术的氛围,精美的建筑拱券。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建筑艺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屋顶上的落水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 修道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修道院内部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修道院里的教堂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修道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民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学校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银行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日月照在 城外的小村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玻利瓦尔客栈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民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教堂上的建筑艺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的街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安第斯山上的水果,很甜,但是肉比较硬。1美元约合2.7秘鲁索尔。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南美旅行买飞机票一定弄清楚是否包含税,如果没有包含,还要在机场另外交税。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阿雷基帕机场,每时每刻都在送别离开灰色的城市我、你、他,每时每刻都在迎接着世界各地的来宾。

 

 

1、 心差一点就凉了Let you feel a little frustrated

早上叫了一辆MOTO-TAXI(当地叫三轮摩托是这个名字)来到普诺小镇现代化的汽车站,众多的巴士公司在运营竞争,里面拉客人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有点像是集市。秘鲁的公路交通还是很发达,道路不宽,但是很平坦,车辆也很新,长途车都是宽敞的半躺座椅。

车子开上公路,开始了漫长的旅途。手上的腕表显示海拔越来越高,很快就从3700米攀升到4500米。乱石遍地,峡谷纵横,周边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几乎见不到人和动物。滚滚的乌云就压在车顶上,风吹的车子有些摇晃,似雪似雨噼里啪啦地打在车窗上。车子时而沿着陡峭峡谷边的山路盘升,时而滑向谷底的大河。穿过寸草不长的高原沙漠,翻越EI MISTI和皮丘皮丘两座5000米以上的雪山,不到200公里的路程,用去将近七个小时,可以想象道路是何等的艰辛。最后一小时里,车子从海拔4000多米的荒山上一下子冲入海拔2200米的谷地。

这就是阿雷基帕,秘鲁第二大城市,它周边环绕着秘鲁最荒野的地形,活火山、温泉、高海拔沙漠,以及深达3200米、世界上最深的科尔卡峡谷。车子从山坡上冲下来时,看到阿雷基帕郊外所有建筑物都是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没有什么树木和花草。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难道用了七个小时换来这样一个地方?

如果你是坐飞机来到这座秘鲁的第二大城市,你可能心情兴奋和新奇,但是你要是陆路旅行,从库斯科和“的的喀喀”湖方向乘坐巴士到来,进入城市之前,你的心情一定会比较沮丧。周边光秃秃的大山,几乎看不到什么绿色的植被,纵横交错的险峻峡谷,道路不得不绕来绕去,山谷盆地的空气除了早上5点多太阳刚升起来时,能看到天空,其他时间天空总是灰色的,透过偶尔露一下脸的太阳下,你能看到眼前的空气中飘着亮晶晶的粉尘。所以我称这里是灰色的城市,所以当我第一眼看到阿雷基帕时心有些凉了。

出租车把我从看上去挤满了人的巴士总站,载到市区后,忽然让我眼前一亮。自从1540年西班牙人到来之后,这里从来不缺少戏剧性的发生。几乎每个世纪多会发生火山喷发和地震。高度5820米,完美的圆锥形火山米丝蒂山EL Misti;旁边是参差不齐的查查尼峰Chachani,高度5075米;宏伟的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和浅灰色火山岩建造的大教堂(Sillar Cathedral),还有遍布全城众多的殖民时期的建筑,优美的教堂、奢华的修道院、精美的博物馆和漂亮的民居。城里的广场和民居庭院里也可以看到树木和花草。当地人说“当地球离开时,月亮忘记带上阿雷基帕”,这也表达了当地人对这座到处充满了雕刻艺术的城市的热爱。所以这里也被誉为“白色之城”,而不是我说的灰色城市,或许它不是被人工粉刷成白色,更不是剔透清澈的洁白,而是这里墙体的建筑材料是用充满气泡孔的灰白色火山凝灰岩石建造的,城市建筑是灰白色的,空气也是灰蒙蒙的。走在阿雷基帕的街道上,仿佛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不过偶尔能看到中国产的QQ车从身边驶过。

 如果你喜欢建筑,你一定喜欢阿雷基帕。宏伟庄重的武器官场和大教堂,还有众多的殖民时期的修道院分布在城市各处。银行、酒店、博物馆等建筑的大门、立柱和拱圈都有雕刻精美的图案。号称是世界上最豪华的修道院:圣卡塔丽娜修道院,内部就像城中城,修女住的内城就像是宫殿,早期的修女都是从西班牙最富有的家庭中挑选来的,来到这里修行。不过这些高贵的修女,在这里依然过着从前奢华的生活。

 

2、又寒又栗的博物馆

对于印加人来说,山峰是残暴的神灵,只有献上祭品才能安抚他们,避免火山爆发、雪崩以及气候灾害。

由一家大学经营的MUSEO SANTURY,是专门介绍印加(INCA)人怎么用活人祭祀火山的小型博物馆。里面展示了一个“胡安妮塔JUANITA冰冻的公主”。她是大约在500年前,被印加人巫师祭献给安帕托峰(Mt.Ampato 6288m )被活活冰冻而死的印加少女。在这里,考古学家向人们介绍冰冻公主的发掘过程以及印加人祭拜火山的习俗,参观发掘出来的祭拜神灵的文物和用品,最后游客在阴森光线照射下,在冰冷的室温中,可以看到放在双层玻璃冰棺内的“公主”木乃伊。

世界上用活人祭拜神灵的民族毕竟不多,从某种意义上讲幸亏西班牙人的到来,早些终结了这种惨烈非人道的愚昧宗教活动,要不然会有更多的无辜少女和儿童遭到如此厄运。

整个博物馆常年开着空调,里面黑洞洞的,似乎有些阴森(当然是为了保护文物需要)。另外有一段半小时的视频让观众看。由于博物馆里面不允许拍照,也不允许带包入内,我穿着T恤进去的。不知道是那里面的氛围恐惧,还是温度极,低冻得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下图若不能请再次刷新本页便可以。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胡安妮塔JUANITA,被冰冻的公主。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2)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此图来自http://www.ucsm.edu.pe/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68310)| 评论(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