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美洲、南极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7) 无需穿梭的两极世界——利马   

2012-06-20 10:05:41|  分类: 秘鲁Peru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系列:    无需穿梭的两极世界——利马      Here is the rich and poor in Lima

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欲转载的话,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谢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利马的美女。是憧憬?是忧虑?更是思索? 

如果说,马丘比丘是印加人遗失的城市,我倒觉得利马更像是西班牙人遗失的城市。 西班牙人最早登上南美洲大陆就是从秘鲁开始的,从这里长驱直入,直至将大部分南美大陆纳入自己的殖民地。利马曾经被誉为“国王之城”,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她是殖民地中最富有最重要的城镇。从玻利维亚掠夺来的白银黄金等矿产源源不断地运到利马,再装上木帆船运往欧洲。这里是殖民者连接南美大陆和欧洲的枢纽。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如今利马人生活在两极的世界之间,无需穿梭,半步之遥。奢华与贫穷,天堂与地狱,洁净与污秽,秩序与混乱。大约八百万人拥挤在秘鲁热力四射的首都中。在利马的街道上,你基本上可以看出秘鲁社会阶层的差距,马路上既有宝马、悍马、奔驰在飞跑,更有许多冒着黑烟、颤颤悠悠、打满补丁的老爷车在爬行。城乡间的经济发展失衡,贫富差距过大,大量高原乡村地区的人涌向城市,造成利马人口过剩、环境污染、充满疯狂和危险。到处充斥着尿骚的味道和街头露宿的乞讨者。这也是秘鲁和南美洲很多国家的真实缩影。

        桑波尼亚Zampona是南美洲著名的乐器,一种排箫。艺术家演奏出的乐声,如同来自大山中,印加人的命运,忧郁而悲伤,回肠荡漾,久久回旋在寒冷荒凉的高原,回旋在高高的安第斯山上。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西班牙人的好斗性格,从其城市建筑可以窥见一斑窥视一般。他们在每个城市都建有广场,有大有小,但是武器广场必定是城市的中心,广场以喷泉为中心,周边环以建有教堂等重要的庄严的建筑。这是在利马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上玩耍的小萝莉Lolita。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秘鲁总统府一角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马丁广场Plaza de San Martin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广场本身是为了纪念西班牙殖民者,解放这里的圣马丁将军(Jose de San Martin),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圣马丁将军挥刀骑马的铜像下面,是以雪山为背景的两个Madre Patria女神。有个有趣的故事,当初修建时,西班牙语委托书上写的是女神头顶上安放火焰“Flame”皇冠,可是没想到“Flame火焰”在西班牙语中是“Llama美洲鸵”的意思,结果工匠就在女神头顶上装上了一只可爱的小美洲驼,至今没有改动它。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秘鲁人家的庭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秘鲁富人区的院落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富人区的住宅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利马街头的骑警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跟随警察巡逻的狗。不过都戴口罩,很人性。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建筑的艺术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利马贫富不均,有太多的穷人在大街小巷游荡,无事可做。抢劫杀人时有发生。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门锁上4把锁头还不是最多的,我看到的惊人情景是一户大门上了7把锁,可见治安的状况。

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无需穿梭的两极世界——利马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秘鲁,不仅是秘鲁,整个南美洲各国治安都是问题。偷盗是最最常见的,大到汽车、桌椅、电器,小到灯泡,只要能换来钱的东西,都可能被偷。您看这是在公共汽车站卫生间里的马桶,座圈已没了,水箱盖也要上锁。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秘鲁的治安环境在南美相对比较好。但是也要时时提防。这是总统府门口的装甲车。一个国家,农民失地,城里人失业,收入差距很大等等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若不从分配机制等方面去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只靠装甲车、狼狗、警察吓唬、镇压民众,恐怕很难根除治安上存在的顽疾。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是我在离开利马时,在机场看到的最古老的飞机。木质螺旋桨,机身骨架多是木制,机翼是漆布。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秘鲁有很多的银联机器可以使用,明显高于其他的国家,对于中国游客很方便。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遗失的印加王国——秘鲁(8)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红旗轿车在利马,很神奇!

         在利马,可以见到很大气庄重的中国红旗轿车,还要部长级官员才可以乘坐。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官员和“领导人们” 不乘坐自己的汽车呢?不是说要拉动内需,拉动消费吗?搞不懂!

 

 

 

无需穿梭的两极世界——利马

  Peruvian Airline大约1小时的飞行,你就可以从安第斯山中海拔3400米的库斯科,来到太平洋东海岸,海拔只有不到100米的利马。我暂时告别了近30天的高原生活,享受一下大海的惬意。

如果说,马丘比丘是印加人遗失的城市,我倒觉得利马更像是西班牙人遗失的城市。 西班牙人最早登上南美洲大陆就是从秘鲁开始的,从这里长驱直入,直至将大部分南美大陆纳入自己的殖民地。利马曾经被誉为“国王之城”,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她是殖民地中最富有最重要的城镇。从玻利维亚掠夺来的白银黄金等矿产源源不断地运到利马,再装上木帆船运往欧洲。这里是殖民者连接南美大陆和欧洲的枢纽。

如今利马人生活在两极的世界之间,无需穿梭,半步之遥。奢华与贫穷,天堂与地狱,洁净与污秽,秩序与混乱。大约八百万人拥挤在秘鲁热力四射的首都中。在利马的街道上,你基本上可以看出秘鲁社会阶层的差距,马路上既有宝马、悍马、奔驰在飞跑,更有许多冒着黑烟、颤颤悠悠、打满补丁的老爷车在爬行。城乡间的经济发展失衡,贫富差距过大,大量高原乡村地区的人涌向城市,造成利马人口过剩、环境污染、充满疯狂和危险。到处充斥着尿骚的味道和街头露宿的乞讨者。这也是秘鲁和南美洲很多国家的真实缩影。

利马的米拉菲雷斯区(MIRAFLORES)则拥有繁华的商业街道、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和美丽海滩,那里是秘鲁有钱人的地方,白天你可以在太平洋的碧波中玩冲浪,海滩上一架架驾驶滑翔机从悬崖上腾飞遨游在蓝天碧水之间。入夜,你可以去不远的BARRCO区,那里有许多的灯红酒绿的酒吧或夜总会,还有CASINO,开心潇洒一个通宵。而老城利马中心区拥有众多的光芒渐渐褪去的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建筑和教堂,角落里不断散发出熏人的腥臊气味,无业人员蜷缩在一边。随处可见的警察牵着狼狗在巡视着往来的人群,警惕着随时可能发生的案件。离开老城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便是利马的棚户区。城市郊区的沙丘上大片的草棚木屋看上去这里更像是发展中国家。

 秘鲁的治安环境在南美相对比较好。但是也要时时提防。一个国家,农民失地,城里人失业,收入差距很大等等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若不从分配机制等方面去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只靠装甲车、狼狗、警察吓唬、镇压民众,恐怕很难根除治安上存在的顽疾。这让我想到当今的中国大陆,很多的现状有些相像,东西部地区的巨大差异、城乡之间经济发展严重失衡,地方政府硬性让农民失去土地,他们无奈地流落到城市,每天都在公安、城管人员的不断驱赶下,勉强糊口或无业流浪。这势必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和治安恶化。

一位美国社会评论家发表于1902年曾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与贫民窟的斗争》。文中有两段话:

“我们总要伸出手,将那溺水者从水中拉出的。现在是时候了。再晚一点,我们恐怕将难逃被溺水者拖下水去而一道沉没的危险。”

“不管我们是否拥有兄弟情谊,我们本是兄弟同胞。假如不给纽约下东区桑树街的人以兄弟情谊,我们要想在第五大道繁荣区找到善良公民的美德则是徒劳的。”

这两段话送给我们当今的管理者是不是很合适?他们是否应当换一个执政理念和思路,改变简单懒惰的管理方法,重新考虑民生民权的问题?免得不远的将来自己和国家被那些溺水者拖下水去。

“ 政权中心的人其实了解病因所在,所以才焦虑。但又不愿动大手术,光靠强力药物维持病情,毕竟不是办法。说白了,政权安全的根本稳定,是在合法性焦虑问题。解决了这个合法性的问题,才会摆脱焦虑,警察维护社会治安,军队保卫国家安全。名正,言顺,心安宁。” 

 

(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18048)| 评论(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