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赤道之国—厄瓜多尔(5) 辫子小镇 印加集市   

2012-07-25 09:35:47|  分类: 厄瓜多尔Ecuado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系列:                  梳小辫的警察 Policeman ,a plait on his  head

 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欲转载的话,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谢谢!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一大早告别了火山之城——里奥班巴,长途巴士载着我和满满一车身穿民族服装的当地人向厄瓜多尔最北方驶去。  公路沿着陡峭的大山修建,一片片绿色的农田依山坡耕种,光的气质,时光停滞的意味,无尽的安第斯山脉景象,都赋予了北部高原上的奥塔瓦咯小镇。

在这里,如同回到了现实版的中国历史剧,那众多的梳辫子男人好像一下子把我带回了中国的清代。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奥塔瓦咯已经距离哥伦比亚共和国只有100多公里。这里有友好的印第安人和著名的奥塔瓦咯土著集市这里的印第安人后裔男人脑后都梳有一根不长不短的小辫子。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窗外的风景如画,一块块绿油油的“田”字型农田,就像是画毯铺在山坡上,当地人种田不习惯种梯田,而是随着山坡开荒种地。一片片油菜田开满了黄色的花,自由自在的牛群在草地上吃着草,忠实的狗陪伴在主人的边旁,青山在远处的云雾袅绕中独自挺拔,一路欣赏一路流连·····多好的一幅山水画卷,一曲多么动听的田园牧歌。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周六一大早,热闹非凡的奥塔瓦咯土著集市就盛大“开幕”了。它的著名,它可以追溯到前印加时代,是厄瓜多尔最大的手工艺品集市。通常每个星期六举办一次,周边大山里的居民会尽数涌出,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处处都是印第安人商贩和手工艺人。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奥塔瓦咯这里最诱人之处是土生土长的十分友好的印第安人。虽然现代文化不断的冲击着保守的奥塔瓦咯小城,以及国际游客络绎不绝的到来,但是奥塔瓦咯人绝不妥协外来文化,他们祖祖辈辈的文化里,最显著特征就是传统服饰和装束。男人脑后扎着一条不长不短的小辫子,无论老人还是孩子,包括警察也是一样。

      那众多的梳辫子男人,如同穿越时空回到几百年前的中国,仿佛一下子把我带回了清代, 回到了现实版的中国历史剧。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男人脑后扎着一条不长不短的小辫子,头上戴一顶黑色毡帽,穿着洁白的到小腿的8′ 高吊裤子,上身披着蓝色或双色的毛织斗篷。这是最典型的男人着装。

走在大街小巷里,当地人会用印第安人式的微笑和语言,和我打招呼。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认为一个被美洲太阳爆晒得肌肤黑不溜秋的东方人很亲切?是不是觉得我也像印第安人的后裔?不管他们对我的感觉如何,我倒觉得他们男人脑后的小辫子倒是和几百年前的大清臣民很像。人类学家研究认为,我们东亚人和印第安人同属蒙古人种倒是真的。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女人们着装更多样,年轻的女子穿宽松的白色绣花上衣,上面的图案都很美丽,黑色的长裙和围巾,头上戴有用大块布折叠巧妙地头巾,每个女人脖子上都挂满一串串金光灿灿的项链,因为脖颈上项链的多少表示家境的富裕程度。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奥塔瓦咯人不妥协外来文化,他们祖祖辈辈的文化里,最显著特征就是传统服饰和装束。男人脑后扎着一条不长不短的小辫子,无论老人还是孩子,包括警察也是一样。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女人的帽子各式各样,千变万化。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正在读报的妇女。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集市上卖的产品除了羊、鸡等农副产品以外,还包括毛衣、毯子、披肩、鞋帽等手工纺织品、木雕和皮革制品。还有民族乐器、工艺品雕刻,以及全球著名的“巴拿马草帽”。颜色款式之多,让世界各地来的购物爱好者大开眼界,尤其是漂亮的妹妹们,大呼过瘾。这些织物上的图案,多是印第安人千百年来留下来的古老图腾,向世人展示着这个民族对自然和野性的膜拜。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正在为丈夫梳辫子的妻子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集市上的印第安妇女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珍稀动物壳制成的乐器,不建议购买,出关时也会惹来麻烦。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集市上出售的手编帽子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集市上的印第安老人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手编鞋子,不分左右,男人都是穿白色的。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集市上的艺人,口吹排箫,手脚并用,每当他向前迈出一步,都是一个音乐的鼓点,配合得相当的默契。在美洲我遇到太多的乞讨者,大多耍手艺挣钱,都很文明的乞讨。不像有些中国的乞丐,拦车所要,死皮赖脸,有时候还嫌给钱少,不给就骂娘。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印第安老人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母女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纯手工的纺织品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学生妹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赤道之国——厄瓜多尔(6)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厄瓜多尔田园风光

 

辫子小城,印加集市

集市,对于国人并不陌生,在我国很多乡村至今还保留着按照约定俗成的每逢农历的某天,大家从四乡五村赶来,在一起交换各自所需要的生活和生产用品的习俗。

但是,古老的印加人的集市你见过吗?那里仿佛让你仿佛回到了中国的大清时代,这里印第安后裔的男人至今还在脑后梳理一根长辫子。集市商品应有尽有,热闹非凡。大到金银首饰,小到鸡鸭。下面就让我带你去看个究竟吧。

为了能一睹奥塔瓦咯每周一次的集市,我一大早告别了火山之城——里奥班巴,长途巴士载着我和满满一车身穿民族服装的当地人向厄瓜多尔最北方驶去。

窗外的风景如画,一块块绿油油的“田”字型农田,就像是画毯铺在山坡上,当地人种田不习惯种梯田,而是随着山坡开荒种地。一片片油菜田开满了黄色的花,自由自在的牛群在草地上吃着草,忠实的狗狗陪伴在主人的边旁,青山在远处的云雾袅绕中独自挺拔,一路欣赏一路流连……多好的一幅山水画卷,一曲多么动听的田园牧歌。

近200公里的山路,用了5小时车返回首都基多。长途车上的卫生间不给用,好不容易熬到车子开进时尚的基多南部长途汽车站,憋得我当时差一点尿裤子,背着沉重的大包先找到Ba?o,顾不上厕所门口混血大妈收钱的吆喝,一头钻进去如卸重负。

出来一打听这里就有开往北部奥塔瓦咯的汽车,敢情不用再折腾到基多北部长途汽车站了,2.8美元搞定(厄瓜多尔没有自己的货币,使用美元)。因为语言不通,上车后总觉得不太踏实,我就跟一个当地小伙子比划着聊天,还送给人家巧克力套套近乎,问问他是不是去奥塔瓦咯,以便给行程增加点保险系数。又是4个小时的历程,车子在泛美公路边的一处加油站停下,一些人下了车,又一些人上车。因为一路上总是不断地上上下下的土著人和黑人,我也没理会。只觉得有人在敲我肩膀,回头一看是刚上车时我送给巧克力的小伙子,喊着“OTAVALO,OTAVALO”,我才意识到该下车了,还没等我醒过神来,车子又启动了。我慌忙喊停司机,慌张跳下车去。我之前我还跟那黑人司机和售票员说提醒我到OTAVALO,不知道是语言不通,他们没懂我意思,还是不靠谱!差一点点给我拉到哥伦比亚去,这里到边境不到百公里了。这次经历再次验证了,不懂西班牙语的旅行有多么的麻烦!

放眼望去,公路沿着陡峭的大山修建,一片片绿色的农田依山坡耕种,光的气质,牧草的香浓,时光停滞的意味,无尽的安第斯山脉景象,都赋予了北部高原上的奥塔瓦咯小镇。10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抵达辫子小镇,心里还是充满了喜悦!

奥塔瓦咯这里最诱人之处是土生土长,而且十分友好的印第安人后裔。虽然现代文化媒体不断的冲击着保守的小城人,国际游客络绎不绝的到来,但是奥塔瓦咯人绝不妥协外来文化,他们祖祖辈辈的文化里,最显著特征就是传统服饰和装束。

所有的男人脑后扎着一条不长不短的小辫子,无论老人还是孩子,包括公务人员和警察也不例外,然后头上戴一顶黑色毡帽,下身穿着洁白的到小腿的8吋高吊裤子,上身披着蓝色或双色的毛织斗篷,好似是民族的制服。梳辫子男人的世界,如同穿越时空回到几百年前的中国,一下子把我带回了清代,回到了现实版的中国历史剧。

女人们着装则是多样,年轻的女子穿宽松的白色绣花上衣,上面的都是她们自己亲手绣制的美丽图案,黑色的长裙和围巾,头上戴有用大块布折叠巧妙、变化万千的头巾,也可称作是帽子。每个女人脖子上都挂满一串串金光灿灿的项链,因为脖颈上项链的多少表示家境的富裕程度,也为将来的婚嫁奠定了基础。

所有男女脚上都是穿着用绳子编成的布鞋,而且不分左右脚,鞋子是对称的,看上去不是太舒服。

走在大街小巷里,当地人会用印第安人式的微笑和语言,和我打招呼。不知道他们看到一个被美洲太阳爆晒得肌肤黑不溜秋的东方人很亲切呢?还是觉得我也像印第安人的后裔?不管他们对我的感觉如何,我倒觉得他们男人脑后的小辫子和几百年前的大清臣民很像。人类学家研究认为,我们东亚人和印第安人同属蒙古人种倒是真的。

一大早,热闹非凡的奥塔瓦咯土著集市就盛大“开幕”了。它的著名,它可以追溯到前印加时代,是厄瓜多尔最大的手工艺品集市。通常每个星期六举办一次,周边大山里的居民会尽数涌出,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处处都是印第安人商贩和手工艺人。集市上卖的产品除了羊、鸡等农副产品以外,还包括毛衣、毯子、披肩、鞋帽等手工纺织品、木雕和皮革制品。还有民族乐器、工艺品雕刻,以及全球著名的“巴拿马草帽”。颜色款式之多,让世界各地来的购物爱好者大开眼界,尤其是漂亮的妹妹们,大呼过瘾。这些织物上的图案,多是印第安人千百年来留下来的古老图腾,向世人展示着这个民族对自然和野性的膜拜。更让我惊奇的是在集市上,金银首饰、玉石珠宝等贵重的东西都是摆摊销售,没有任何的遮挡和保安措施,没人偷没人抢。这里的治安如此之好,民风之淳朴,全然没了在南美洲其他地方最为头痛的恐惧感。

许多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年轻人,汇集在这块时光凝滞的地方,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发呆养神。这里好像一下子没有了都市的尘嚣吵杂,没了竞争的压力,有的只是宁静的清新空气和五彩缤纷的色彩。

到达:从北部长途汽车站坐车,USD2.00, 3小时,从南部长途汽车站乘车,USD2.80, 4时(穿越基多市区到北部长途车站停靠后,再向北部行驶),只有OTAVALO公司的车开进小城,过路车只在泛美公路上停靠,然后步行10分钟进入小城。

从这里可以继续北上过境去哥伦比亚,也可以返回基多。

住宿:Hotel Avrian Sucri,单人房,独卫,有多种房型可选,有厨房,无早餐,干净。现金USD13

集市:每周六开放,居住在大山深处的印加人,都会带着自己可以交换的东西,来这里交易。

 

 

(未完待续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15591)|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