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美洲、南极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难忘在卡里,暖暖中国情   

2012-09-29 12:00:06|  分类: 哥伦比亚Colombi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聋似哑,独自走南美系列:                     难忘在卡里,暖暖中国情

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欲转载的话,务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谢谢!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难忘在卡里,暖暖中国情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Cali,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美丽湿润,曾经拥有两大事项而著名于世。一是著名的拉丁风味的萨尔萨舞Salsa,男女对跳,激情四溢,潇洒奔放;二是著名的黑手党、制毒贩毒集团卡利集团。这座因制毒贩毒与哥伦比亚另一大城市麦德林齐名的城市,明显比哥伦比亚其他的省份建设的要豪华、现代许多。时尚摩登的高楼大厦与殖民教堂广场融合在一起,绿树成荫,街道整洁。街道上并存着随处可见的警察与满目都是大小酒店客栈,交通四通八达,酒吧林立,灯红酒绿。曾几何时,这里是歌舞升平、纸醉金迷,与其同时相伴的是毒贩之间的枪炮声声。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市中心AV.6N大街两边琳琅满目的酒吧和舞厅,美酒配上萨尔萨舞女郎或许这就是卡利人的生活。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萨尔萨舞(salsa)是一种拉丁风格的舞蹈,其热情奔放的舞风不逊于伦巴、恰恰,但却比它们更容易入门。而与伦巴、恰恰等拉丁舞相比,跳萨尔萨舞的人也有更多率性发挥的空间,因此萨尔萨舞不仅风靡拉美地区,也受到世界其他地区人民的喜爱。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萨尔萨舞最早出现在古巴。当时古巴是非洲奴隶贩卖到北美的中转站,那些身体素质不好的奴隶被留在了那里。虽然这些奴隶不得不带着脚镣工作,但他们并没有忘记舞蹈,常常一边种田,一边跳些简单的舞步。那时他们用来伴奏的乐器也很简单,只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具。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经过不断地演变,19世纪20年代,萨尔萨舞基本形成了现在的舞蹈动作。上世纪60年代末,萨尔萨舞在美国融合了爵士舞的风格,变得更有娱乐性和表现力,并开始在世界各地流行起来。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萨尔萨舞是一种节奏强烈的双人舞,讲究两个人的配合和默契。在周围人眼里,正在跳萨尔萨舞的男女仿佛正坠入爱河,所以也有人把萨尔萨舞称为“催生爱情的魔法舞蹈”。它越来越受东方民族的欢迎。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萨尔萨(salsa)在西班牙文里原指一种酱料,是拉丁美洲人特别喜爱、带有辛辣味的蕃茄酱汁。拉丁音乐开始使用salsa源自于1933年,古巴作曲家毕涅里欧(Ignacio Pinero)因吃了少了古巴风格的辣味、变得无味的食物而有了灵感写下一首 『加一点酱吧!』“Echale Salsita”的歌,开始了萨尔萨在拉美乐坛、舞坛上的新纪元。salsa酱的辛辣更转变为人们日常的口语、结合了音乐成了热情的催化剂。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60年代后,数位知名作曲家、歌手 Cal Tjader, La Fania 以及 Santana等以salsa为名的唱片纷纷发行,形容跳起舞来如同salsa酱般的狂野,舞者要以火辣的热情沸腾全场,从此将拉丁音乐贴下salsa卷标。salsa乐风及舞蹈百花齐放席卷了整个美洲各国,更沿烧全世界。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街景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的街道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电信大楼和现代化的公交车站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漂亮的地中海式建筑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个曾以制毒贩毒著称的地方,由于大量的失业人口,到处是贫苦的黑人,他们随时可以奋不顾身地向你扑来,扼住你的脖颈,抢走你的钱财,他们作案心狠手辣不计后果···危机四伏。所以好心人告诫我在这里旅行,口袋里一定放些零钱,遇到抢劫就给他们,不要过多的反抗,重要的文件和钱一定要放在酒店里保险。贵重的东西不要外露,免得惹来麻烦。这都是欧洲殖民者做的孽,这些黑人的祖辈是从非洲贩卖来的奴隶。如今他们很多人是无家可归,席地而睡。甚至你走路时,一不留神会踩到他们,因为他们的被子是一些纸箱板,他们的床还是一些纸箱板,人盖在下面很不容易看清楚。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街景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拍婚纱的小妹妹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教堂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很艺术的红砖建筑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街景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古老的土坯材料建造的教堂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哥伦比亚有很多这样的大篷车,全都是敞开的,如同卡通电影里的车子。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卡利的雕塑

 

歌舞升平与贩毒著名的城市----卡利CALI

 

伊皮亚莱斯Ipiales机场很小,安检人员人工翻来翻去地检查行李,让人很不舒服。看到我护照上那么多的签证也很是好奇,就像翻看小人书似地一张,一张地琢磨。估计来此机场乘飞机的外国人也很少。乘坐德国多尼尔公司制造DO-328双螺旋桨飞机载着我们15人飞向哥伦比亚中部城市卡利Cali。

长途车要在山路上耗费10几个小时,想想我就头大,乘坐飞机不到50分钟就抵达了卡利。

卡利Cali,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美丽湿润,曾经拥有两大事项而著名于世。一是著名的拉丁风味的萨尔萨舞Salsa,男女对跳,激情四溢,潇洒奔放;二是著名的黑手党、制毒贩毒集团“卡利集团”。这座因制毒贩毒与哥伦比亚另一大城市麦德林齐名的城市,明显比哥伦比亚其他的省份建设的要豪华、现代许多。摩登的高楼大厦与殖民教堂广场融合在一起,绿树成荫,街道整洁。街道上并存着随处可见的警察、满目都是大小酒店客栈,交通四通八达,酒吧林立,灯红酒绿。可见这里的人口流动和繁华。曾几何时,这里是通宵达旦地歌舞升平与纸醉金迷,与其同时相伴的是毒贩之间明争暗斗的枪炮声和爆炸声。

市中心AV.6N大街两边琳琅满目的酒吧和舞厅,美酒配上多情奔放的萨尔萨舞女郎或许这就是卡利人的生活。

萨尔萨舞(salsa)是一种拉丁风格的舞蹈,其热情奔放的舞风不逊于RUMBA伦巴、CHA-CHA-CHA恰恰,但却比它们更容易入门。而与伦巴、恰恰等拉丁舞相比,跳萨尔萨舞的人也有更多率性发挥的空间,因此萨尔萨舞不仅风靡拉美地区,也受到世界其他地区人民的喜爱。 

萨尔萨舞是一种节奏强烈的双人舞,讲究两个人的配合和默契。在周围人眼里,正在跳萨尔萨舞的男女仿佛正坠入爱河,所以也有人把萨尔萨舞称为“催生爱情的魔法舞蹈”。它后来越来越受日本人欢迎。

据说,萨尔萨舞最早出现在古巴。当时古巴是非洲奴隶贩卖到北美的中转站,那些身体素质不好的奴隶被留在了那里。虽然这些奴隶不得不带着脚镣工作,但他们并没有忘记舞蹈,常常一边种田,一边跳些简单的舞步。那时他们用来伴奏的乐器也很简单,只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具。经过不断地演变,19世纪20年代,萨尔萨舞基本形成了现在的舞蹈动作。上世纪60年代末,萨尔萨舞在美国融合了爵士舞的风格,变得更有娱乐性和表现力,并开始在世界各地流行起来。
  萨尔萨(salsa)名字的又来据说是来自西班牙语,原指一种酱料,是拉丁美洲人特别喜爱、带有辛辣味的蕃茄酱汁。拉丁音乐开始使用salsa源自于1933年,古巴作曲家毕涅里欧(Ignacio Pinero)因吃了少了古巴风格的辣味、变得无味的食物而有了灵感写下一首 “加一点酱吧!”“Echale Salsita”的歌,开始了萨尔萨在拉美乐坛、舞坛上的新纪元。salsa酱的辛辣更转变为人们日常的口语、结合了音乐成了热情的催化剂。60年代后,数位知名作曲家、歌手 Cal Tjader, La Fania 以及 Santana等以salsa为名的唱片纷纷发行,形容跳起舞来如同salsa酱般的狂野,舞者要以火辣的热情沸腾全场,从此将拉丁音乐贴下salsa卷标。salsa乐风及舞蹈百花齐放席卷了整个美洲各国,更沿烧全世界。

到来之前,到来之后我都很想去亲眼一睹萨尔萨的优美舞姿,一次次地询问酒店、餐厅的服务员,和当地的华侨,了解这里的安全情况,他们都劝我,语言不通也不熟悉情况,最好不要前往。在卡里我还是忍痛割爱了。旅行永远是安全第一!(后来,在哥伦比亚北部小城,我还是有幸观看了一场免费的露天表演,大饱眼福。)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难忘在卡里,温暖中国心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春节他乡遇故知,无限惆怅涌心头

       我选择卡利一站修整,是为了给自己选择一处大一点、方便一点、可能有华人餐馆的地方停留,因为明天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新年了,颠沛了几个月,思念家乡,思念亲人,心里无限的惆怅,很难用言语描述。给自己找点儿由头,换一下好的环境,腐败一下,休整一下,用来调整自己当时的旅行心情。

早上走出房间,看到酒店内的许多客房还挂着“NO MOLESTAR / DO NOT DISTURB”勿打扰的牌子,喜来登酒店清澈湛蓝的“游泳池”水依旧静静地吐着浪花。今天是当地的周末。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难忘在卡里,温暖中国心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一个人的酒店,一个人的餐,一个人的年,一个人平静度过异国的一天。”

“独在灯火阑珊处,唯有空思念。”

这是我那天挂在微博上的几句话,多少带一点伤感,也是我在这里的真实感受。

上午大街上空荡荡的,街上除了警察,还有就是依然睡在路边的流浪汉和四处游荡找寻食物的狗了。南美的星期天就是纯粹的休息,这已不是第一次领教了。今天在恐惧中走了半个卡利城,这个曾以制毒贩毒著称的地方,由于大量的失业人口,到处是贫苦的黑人,他们随时可以奋不顾身地向你扑来,扼住你的脖颈,抢走你的钱财,他们作案心狠手辣不计后果···危机四伏。所以好心人告诫我在这里旅行口袋里放些零钱,遇到抢劫就给他们,千万不要过多的反抗,重要的文件和钱一定要放在酒店里保险。贵重的东西不要外露,免得惹来麻烦。这都是欧洲殖民者做的孽,这些黑人的祖辈是从非洲贩卖来的奴隶。如今他们很多人是无家可归,席地而睡。甚至你走路时,一不留神会踩到他们,因为他们的被子是一些纸箱板,他们的床还是一些纸箱板,人盖在下面很不容易看清楚。

一天暴走游卡利,最后走到富人区,终于找到“皇宫酒楼”,那还是在波帕杨时,惠香介绍给我的一家在当地很有名气的中餐馆。老板陈姓,名钢军,广东台山华侨,来这里已经20年了。他的餐馆在卡利十分的著名,风格也很中国,全部中式装修。一对玉石貔貅迎宾客,颐和园万寿山图画为主背景,红楼梦十二钗、岁寒三友松竹梅、清明上河图都可以见到,播放的音乐也是邓丽君的歌曲,以及“百鸟朝凤”“步步高”等传统中国音乐,进到这里就感觉如同回到中国一样。这是我在南美旅行期间见到规模最大的中餐馆了。饭菜是真正的中餐,烤鸭、叉烧、焖羊肉,甚至还有北方的馅饼,菜肴味道也十分正宗。需要说明的是,在南美的一些中餐馆大多是为了适应当地口味的,土不土洋不洋的CHIFA(广东话发音:“吃饭”)花样也主要是CHAOFAN(炒饭)和HUNTUN(馄饨)。由于中餐制作工艺复杂的缘故,这里的饭菜价格自然也不菲,一份炒牛柳35800比索,折合将近20美金。一小碗米饭1美金还多。不过能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能吃到纯正的中餐已经很开心了。还有几家在哥伦比亚的中国公司要在这里新年聚餐。看来华人就是华人,口中之物为天高,中餐永远是华夏人离不开的最爱。我深有体会,每到一地先想打听中餐厅,总是想渴望能吃到可口一点点的饭。

陈老板人很好,他有一双很出息的儿女和几个兄弟在哥伦比亚工作和生活,十分热情,很重礼仪。陈先生恪守祖上的传统,初一全天吃素不动荤菜。他跟我说,如果我初一吃了或者动了肉,我妈妈会在遥远的故乡骂我的。多虔诚的陈先生。他和我同年同月生,都属猪。交流起来十分的亲切。看来海外华人比我们大陆中国的人要传统得多,我们大陆的中国人应当好好向台湾人、新加坡人,香港人,以及海外的华人学习,学习他们保持中华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要知道一个民族的文化是代表一个民族极其宝贵的重要传承,没了本民族的文化,这个民族也就没了核心价值的意义。

这晚应陈先生的盛情邀请,平生第一次在海外,与陈先生一家及朋友们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中国除夕,让我孤身一人,独在异乡他国没有失落和孤独。原本前日陈先生请我去那里参加他们家的家庭聚餐时,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提早去陈先生的店里,吃点纯真的中餐就回来,因为晚上是他们家庭的聚餐,几兄弟平日难得见面,我一个外人怎好叨扰?可是陈先生就是不肯让我走,一定要我到晚上和他们家人一起过新年,担心我饥饿,还给我端来香喷喷的、中国北方人最喜欢吃的馅饼,那可是真正的中国北方面点。真是盛情难却。在此,我很难用一句“谢谢!”就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但是,我还是要对陈刚军先生及其家人道一声“?muchas gracias”,希望能在不远的将来,在北京见到他和他的家人!

如同在玻利维亚的苏克雷,遇到关逸聪先生、在伊皮亚莱斯结识的小邝“三宝”一家一样,在哥伦比亚的卡利又相识陈钢军先生一家,这就是我们千千万万海外华人同胞的缩影,这就是漂洋远泊,四海谋生的广东江门人的热情,令我终生难忘。每当与朋友们聊起旅行话题时,我都会说起与他们相识的佳话。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可惜那天客人多,陈先生很忙,没有单独和陈先生一家合影,很遗憾!希望不久的将来还能见到陈先生。(上图右二是陈刚军先生)

再次感谢陈先生的盛情款待!祝他们在异国生活的快乐、安康!?muchas gracias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是陈先生店里自己做的馅饼,太亲切了,而且味道很棒。还有中国的陈醋。


臭名昭著与美名远扬—“哥伦比亚”(5)卡利,难忘的中国年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陈先生的酒楼很中国,厚重的民族氛围。

 

到达:伊匹亚赖斯--卡利,哥伦比比SATENA AIRLINE DO320双螺旋浆飞机,50min。也可以称长途汽车,大约10多小时山路。

住宿:Four Points Sheraton Cali  Calle 18 Norte # 4N - 02, 760046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116358)| 评论(1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