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2014-04-03 08:37:00|  分类: 津巴布韦Zimbabw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瑟瑟寒风细雨飞,金草古木“莎蚩”垂。曾几王朝今何在,残垣断壁乱石堆。”

(注:“莎蚩”Thatch,一种产自非洲草,有点像芦苇。在当地用作茅屋顶)——有感于津巴布韦丛林中的遗址

 清晨被风雨声和树叶的沙沙声叫醒。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连接茅草屋之间的石板小路上落满了黄色的枯叶,心头不免有一种莫名感觉惆怅。昨天清晨从津巴布韦最西端的维多利亚瀑布,深夜摸黑找到位于马斯文戈南部丛林中的住地。一天的漫漫长路颠簸之劳,几经周折、惨遭被卖猪仔,身体前所未有的疲惫。来到非洲旅行,每天四处奔波的脚步,每日穿行在不同的景色间,难得能停住下来,也的确需要有个静静地方呆上几日。 (注:由于读者喜好不同,图说中会引用本博文中的文字描述。喜欢文字的朋友可以阅读下面的详细记述。)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窗外,光溜溜的巨型卵石上长满了一块一块青青的苔藓,茂密的树林覆盖了整个住地,有几只灰色的狒狒在树丛间跳上跳下,寻找着食物,偶尔会打破暂时的宁静。极目远望,一座座圆圆的、巨蛋式的卵石山下,郁郁葱葱的树冠夹杂着一片片金黄色的叶子,树下厚厚落叶则是一片火红色,这就是冬季的津巴布韦。此时,正是中国最炎热的时节。在南部非洲旅行一个多月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雨水,被大西洋和印度洋糅合在一起的非洲冬雨在这深山老林中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如果不是身在其中,很难想象这里巨石山下的茂密丛林中还隐藏着一个美丽的Lodge。它是我喜欢的那种纯自然地Lodge,而不是在非洲随便什么地方都叫这名字。她的名字叫“Lodge at The Ancient City ”,名符其实,她与大津巴遗址遥相呼应,好像是被重新建造出来的古绍纳王国,沉睡多年的“废墟”得以重复旧貌,19间非洲式茅屋错落有致地坐落在小山坡上。这些精美的小屋,与茂密的森林环境和周边的环境,相互交融,有机一体,美不胜收。环境出奇的安静,每天只能听到小鸟的清脆叫响。夜晚周边大地更是寂静的仿佛被窒息,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走到高台处,眺望不远处的山头,那里就是11世纪古王国绍纳SHONA国的遗址。回想昨天参观的巨石之城,不免心头浮想联翩。茂密的森林,高大的仙人掌树,山包上巨大的卵石之间,一座座楔形石块堆砌码放出来的古建筑。这里就是被称作是大津巴布韦遗址GREAT ZIMBABWE RUINS,这里曾是南部非洲大陆上最大的石头建筑城,规模仅次于埃及的金字塔。这里曾经有一座宏伟的城市和一个强大富饶的王朝——SHONA绍纳国。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古邵纳人的木雕艺术1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古代绍纳人的木雕艺术2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津巴布韦(ZI-MBA-BWE)的国名就是来源于大津巴布韦遗址,源自当地土著语言“ZI”是很大的意思,“-MBA-”是房子的意思,“-BWE”是石头的意思。所以津巴布韦原意就是—“大石头房子”的意思。在此发掘出的津巴布韦大鸟成为津巴布韦国家的象征。

上图是大津巴布韦遗址的驼峰山。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可是,如今已经成为一堆迷人的考古遗址,如今只能从这些古老的石头废墟和断壁残垣上,依稀分辨出这座曾几辉煌的绍纳国首都。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顺着两边长满齐腰高荒草地小路,首先来到遗址中的平民居住区—山谷建筑群。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山谷建筑群(The Valley Complex)是许多形态各异的遗迹组成,但这是中世纪津巴布韦社会和政治的中心。依稀可以分辨出当时的民居生活和生产黄金熔铸的遗迹,城市的建筑,以及精细的排水系统都说明曾有一个繁荣的社会。每个人的住宅显示着他们的地位。许多外族的用品被发掘,说明了当时这里与外界的通商贸易也很频繁。据分析鼎盛时期这里居住过近两万人口。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距离山谷建筑不远就是通向山上的围墙。通过陡峭而又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首先可以到达100多米高的山顶卫城。小路只能一人通过,能攻易守,十分险峻。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卫城(The Great Enclosure)是巨大的椭圆形,有高9米,长244米,厚达近2米的围墙围住。这里被认为是国王的后宫。几条蜿蜒陡峭的Path石阶,通向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狭小石门,从山顶的王宫向山下辐射出,有的通向山谷的臣民村落,有的通向山后林波波河的支流,汲水供山上的王室饮用。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卫城的围墙高大厚实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但是进出的门只有两个,而且狭小而又曲折。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卫城的内景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从卫城再往上走,就只有一个小门,进入王国的核心地方——山丘建筑群(The Hill Complex)建在100多米高的陡峭山坡上,星星点点分布着数个遗址,包括山顶附近用高大围墙为起来的地方。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考古学家根据发掘出的黄金饰物等分析,这里可能是统治者的住地。建筑群中还有花岗岩雕的鸟来显示统治者的神性。这些建筑群分布在十几个硕大无比的卵石之间,而每块巨大的卵石看上去都给人有点摇摇欲坠的恐惧。登顶四目远望周边的平缓丘陵,有鹤立鸡群的辽阔,参观者会顿时倍增王者的博大雄心气魄。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津巴布韦遗址使用了不用灰泥粘结只用石块建造的技术,因此而闻名遐迩,建筑用的石头都是楔形,屋子的顶部也是由石头块叠加堆砌而成,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灰泥黏结,很像是另一半球上的印加人建筑,其建筑技法也堪称是一绝。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SHONA绍纳部落建于中世纪时期,它的统治范围一直延伸到赞比西河和今日南非境内。大津巴布韦的文明在12世纪到15世纪达到顶峰,繁荣了很长时间,并建造了许多在当时先进的建筑。到16世纪大津巴布韦开始四分五裂,逐渐走向衰亡。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衰落可能有多个原因。黄金交易的缩水和其他东海岸非洲文明的衰落被认为是两个主要的原因。在文明的衰落时期,它对附近仍有影响力。大津巴布韦以它的军队和经济曾统治赞比西河谷,由于此地远离海岸,所以伊斯兰教并没有影响此地。正是大津巴布韦的存在和绍纳人的统治,以及它显赫的君主政体改变了居住在赞比西河谷的班图人的社会和文化。大津巴布韦是撒哈拉以南地区极少数的土生土长的高度文明,并以古代遗址证明了它的存在。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如今的山顶建筑部分只剩下一些碎石墙壁和乱石堆,还有那些曾经见证这里文明与辉煌的巨大的卵石。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还有那些活蹦乱跳的可爱的小猴子们。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然而,当普鲁士名将卡尔 · 毛奇(Karl Mauch),听说了关于南部非洲有高度文明的传言后,便开始四处寻找,并在1870年在津巴布韦南部的马斯温戈东南大约26公里处,发现了大津巴布韦遗址。但是出于种族主义偏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白人学者不认为,或者不愿意承认黑人是大津巴布韦的建造者,认为他们不可能创造出先进的文化。包括这位打仗勇猛的莽汉,也自负而又武断地认定非洲人无法建造这样巨大的建筑,认为大津巴布韦是古代埃塞俄比亚——示巴女王的城市(前面文章有提到示巴女王的故事),并把这里称之为“黄金之城”。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考古学家们甚至认为可以在大津巴布韦遗址上,找到这是外来文明证据,进而证明白人早已统治过南部非洲。因为如此,许多并不能证明外来文明的文物都被遗弃了。包括英国人塞希尔 · 罗德斯(Cecil Rhodes)在内的所谓考古学者,挖掘大津巴布韦只为幌子,为的是寻找黄金和钻石,并掠走了许多珍贵的文物,并且毁坏了许多遗迹和建筑。所以,大津巴布韦遗址又被称之“被西方刻意掩埋的古非洲文明”。1986年联合国将这里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对大津巴布韦文明的历史所知甚少,尽管有口传的历史,但没有任何文字记录。以上三幅图是这里出土的代表皇权的大鸟,俗称津巴布韦大鸟,现在是津巴布韦的象征。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是通往山后的林波波河的小路,既可以平日用来取水,紧急时亦可以逃生。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那一天,我步行去大津巴的路上,不期遇上一位来自遥远东方的姑娘,,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我们拦了一辆皮卡车,向司机说明用意,小伙子爽快地把我们送到了遗址的售票处。他乡遇故知,自然显得十分亲切,一边参观,一边聊,交谈着各自的所见所闻和旅途感受。她向我讲述了自己曾经的埃及、印度之行中的趣事,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丝伤感。那是她曾经发生在旅途男女间的艳遇,他和她在旅途中相识相遇,在旅途中碰擦出火花,也发生磕碰与争吵,直至到分手····这就是很多年轻驴友的期盼和希望得到的“艳遇”体验,尽管他们不愿意公开承认这些八卦。旅途中自然少不了这些浪漫与缠绵,摩擦与考验,各种感受总是相互交融在一起,无所谓爱与恨,只当是一种人生的回忆吧。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那一天,在公园里遇到一大家德国人。豪爽的小伙子向我介绍,因为他姐姐嫁到津巴布韦的黑人,他和爸妈来看姐姐,顺便旅行参观一下,我还趁机学会了“brother in law”这个英文术语。之后,我说了句不太标准的“蛋壳”(德语Danke谢谢的意思),逗得大家大笑。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那一天,在大津巴布韦遗址的卫城,还遇到10几个在津巴布韦施工的河南包工人员,每人人手一只红色的易拉罐饮料,有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烟卷,老远就听到了他们的吵闹声。当天他们的人下山后,山上零零散散分布着他们丢弃的饮料罐和烟头等遗留物,就连给他们当向导的黑人兄弟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还好他们没有往遗址上刻上“到此一游”字样,或许是遗址的卵石太坚硬啦。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从早上进入公园,不知不觉的到下午3点多才离开遗址,遇上卖票的胖大姐关切的地问“所有的风景都看到了?喜欢这里吗?”回来就没那么幸运了,没了顺风车可以搭,步行近一小时才走回来,中途还遭到野狗的追赶,还要几度停下来打狗。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正在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一幕幕情景,正在静静地敲打着键盘,几只调皮的猴子,在树间弄出些声响,在茅屋之间上蹿下跳,打破原本的宁静,也打断了我对这段历史的回忆·····

津巴布韦(3)—曾经辉煌的大津巴布韦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旅行什么事都可能遇上,旅行尽管很累,但是收获了知识和风景,更收获了一分好的心情。这就是旅行的玄妙所在,或许只有个中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好。

  

津巴布韦(3)                          曾经辉煌大津巴布韦

 

瑟瑟寒风细雨飞,金草古木“莎蚩”垂。

曾几王朝今何在,残垣断壁乱石堆。

(注:“莎蚩”Thatch,一种产自非洲草,有点像芦苇。在当地用作茅屋顶)

 清晨被风雨声和树叶的沙沙声叫醒。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连接茅草屋之间的石板小路上落满了黄色的枯叶,心头不免有一种莫名感觉惆怅。昨天清晨从津巴布韦最西端的维多利亚瀑布,深夜摸黑找到位于马斯文戈南部丛林中的住地。一天的漫漫长路颠簸之劳,几经周折、惨遭被卖猪仔,身体前所未有的疲惫。来到非洲旅行,每天四处奔波的脚步,每日穿行在不同的景色间,难得能停住下来,也的确需要有个静静地方呆上几日。

窗外,光溜溜的巨型卵石上长满了一块一块青青的苔藓,茂密的树林覆盖了整个住地,有几只灰色的狒狒在树丛间跳上跳下,寻找着食物,偶尔会打破暂时的宁静。极目远望,一座座圆圆的、巨蛋式的卵石山下,郁郁葱葱的树冠夹杂着一片片金黄色的叶子,树下厚厚落叶则是一片火红色,这就是冬季的津巴布韦。此时,正是中国最炎热的时节。在南部非洲旅行一个多月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雨水,被大西洋和印度洋糅合在一起的非洲冬雨在这深山老林中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如果不是身在其中,很难想象这里巨石山下的茂密丛林中还隐藏着一个美丽的Lodge。它是我喜欢的那种纯自然地Lodge,而不是在非洲随便什么地方都叫这名字。她的名字叫“Lodge at The Ancient City ”,名符其实,她与大津巴遗址遥相呼应,好像是被重新建造出来的古绍纳王国,沉睡多年的“废墟”得以重复旧貌,19间非洲式茅屋错落有致地坐落在小山坡上。这些精美的小屋,与茂密的森林环境和周边的环境,相互交融,有机一体,美不胜收。环境出奇的安静,每天只能听到小鸟的清脆叫响。夜晚周边大地更是寂静的仿佛被窒息,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走到高台处,眺望不远处的山头,那里就是11世纪古王国绍纳SHONA国的遗址。回想昨天参观的巨石之城,不免心头浮想联翩。茂密的森林,高大的仙人掌树,山包上巨大的卵石之间,一座座楔形石块堆砌码放出来的古建筑。这里就是被称作是大津巴布韦遗址GREAT ZIMBABWE RUINS,这里曾是南部非洲大陆上最大的石头建筑城,规模仅次于埃及的金字塔。这里曾经有一座宏伟的城市和一个强大富饶的王朝——SHONA绍纳国。

津巴布韦(ZI-MBA-BWE)的国名就是来源于大津巴布韦遗址,源自当地土著语言“ZI”是很大的意思,“-MBA-”是房子的意思,“-BWE”是石头的意思。所以津巴布韦原意就是—“大石头房子”的意思。在此发掘出的津巴布韦大鸟成为津巴布韦国家的象征。

可是,如今已经成为一堆迷人的考古遗址,如今只能从这些古老的石头废墟和断壁残垣上,依稀分辨出这座曾几辉煌的绍纳国首都。

顺着两边长满齐腰高荒草地小路,首先来到遗址中的平民居住区—山谷建筑群。

山谷建筑群(The Valley Complex)是许多形态各异的遗迹组成,但这是中世纪津巴布韦社会和政治的中心。依稀可以分辨出当时的民居生活和生产黄金熔铸的遗迹,城市的建筑,以及精细的排水系统都说明曾有一个繁荣的社会。每个人的住宅显示着他们的地位。许多外族的用品被发掘,说明了当时这里与外界的通商贸易也很频繁。据分析鼎盛时期这里居住着近两万人口。

距离山谷建筑不远就是通向山上的围墙。通过陡峭而又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首先可以到达100多米高的山顶卫城。——卫城(The Great Enclosure)是巨大的椭圆形,有高9米,长244米,厚达近2米的围墙围住。这里被认为是国王的后宫。几条蜿蜒陡峭的Path石阶,通向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狭小石门,从山顶的王宫向山下辐射出,有的通向山谷的臣民村落,有的通向山后林波波河的支流,汲水供山上的王室饮用。

从卫城再往上走,就只有一个小门,进入王国的核心地方——山丘建筑群(The Hill Complex)建在100多米高的陡峭山坡上,星星点点分布着数个遗址,包括山顶附近用高大围墙为起来的地方。考古学家根据发掘出的黄金饰物等分析,这里可能是统治者的住地。建筑群中还有花岗岩雕的鸟来显示统治者的神性。这些建筑群分布在十几个硕大无比的卵石之间,而每块巨大的卵石看上去都给人有点摇摇欲坠的恐惧。登顶四目远望周边的平缓丘陵,有鹤立鸡群的辽阔,参观者会顿时倍增王者的博大雄心气魄。

大津巴布韦遗址使用了不用灰泥粘结只用石块建造的技术,因此而闻名遐迩,建筑用的石头都是楔形,屋子的顶部也是由石头块叠加堆砌而成,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灰泥黏结,很像是另一半球上的印加人建筑,其建筑技法也堪称是一绝。

SHONA绍纳部落建于中世纪时期,它的统治范围一直延伸到赞比西河和今日南非境内。大津巴布韦的文明在12世纪到15世纪达到顶峰,繁荣了很长时间,并建造了许多在当时先进的建筑。

到16世纪大津巴布韦开始四分五裂,逐渐走向衰亡。

衰落可能有多个原因。黄金交易的缩水和其他东海岸非洲文明的衰落被认为是两个主要的原因。在文明的衰落时期,它对附近仍有影响力。大津巴布韦以它的军队和经济曾统治赞比西河谷,由于此地远离海岸,所以伊斯兰教并没有影响此地。正是大津巴布韦的存在和绍纳人的统治,以及它显赫的君主政体改变了居住在赞比西河谷的班图人的社会和文化。大津巴布韦是撒哈拉以南地区极少数的土生土长的高度文明,并以古代遗址证明了它的存在。

而今的山顶建筑部分只剩下一些碎石墙壁和乱石堆,还有那些曾经见证这里文明与辉煌的巨大的卵石。还有那些活蹦乱跳的、可爱的小猴子们。

然而,当普鲁士名将卡尔 · 毛奇(Karl Mauch),听说了关于南部非洲有高度文明的传言后,便开始四处寻找,并在1870年在津巴布韦南部的马斯温戈东南大约26公里处,发现了大津巴布韦遗址。但是出于种族主义偏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白人学者不认为,或者不愿意承认黑人是大津巴布韦的建造者,认为他们不可能创造出先进的文化。包括这位打仗勇猛的莽汉,也自负而又武断地认定非洲人无法建造这样巨大的建筑,认为大津巴布韦是古代埃塞俄比亚——示巴女王的城市(前面文章有提到示巴女王的故事),并把这里称之为“黄金之城”。

考古学家们甚至认为可以在大津巴布韦遗址上,找到这是外来文明证据,进而证明白人早已统治过南部非洲。因为如此,许多并不能证明外来文明的文物都被遗弃了。包括英国人塞希尔 · 罗德斯(Cecil Rhodes)在内的所谓考古学者,挖掘大津巴布韦只为幌子,为的是寻找黄金和钻石,并掠走了许多珍贵的文物,并且毁坏了许多遗迹和建筑。所以,大津巴布韦遗址又被称之“被西方刻意掩埋的古非洲文明”。1986年联合国将这里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对大津巴布韦文明的历史所知甚少,尽管有口传的历史,但没有任何文字记录。

 那一天,我步行去大津巴的路上,不期遇上一位来自遥远东方的姑娘,,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我们拦了一辆皮卡车,向司机说明用意,小伙子爽快地把我们送到了遗址的售票处。他乡遇故知,自然显得十分亲切,一边参观,一边聊,交谈着各自的所见所闻和旅途感受。她向我讲述了自己曾经的埃及、印度之行中的趣事,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丝伤感。那是她曾经发生在旅途男女间的艳遇,他和她在旅途中相识相遇,在旅途中碰擦出火花,也发生磕碰与争吵,直至到分手····这就是很多年轻驴友的期盼和希望得到的“艳遇”体验,尽管他们不愿意公开承认这些八卦。旅途中自然少不了这些浪漫与缠绵,摩擦与考验,各种感受总是相互交融在一起,无所谓爱与恨,只当是一种人生的回忆吧。

那一天,在公园里遇到一大家德国人。豪爽的小伙子向我介绍,因为他姐姐嫁到津巴布韦的黑人,他和爸妈来看姐姐,顺便旅行参观一下,我还趁机学会了“brother in law”这个英文术语。之后,我说了句不太标准的“蛋壳”(德语Danke谢谢的意思),逗得大家大笑。

那一天,在大津巴布韦遗址的卫城,还遇到10几个在津巴布韦施工的河南包工人员,每人人手一只红色的易拉罐饮料,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烟卷,老远就听到了他们的吵闹声。当天他们的人下山后,山上零零散散分布着他们丢弃的饮料罐和烟头等遗留物,就连给他们当向导的黑人兄弟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还好他们没有往遗址上刻上“到此一游”字样,或许是遗址的卵石太坚硬啦。兄弟们,咱可别让脸面都到国际上去哦,虽然咱是民工,但素质不应当逊色才对。

从早上进入公园,不知不觉的到下午3点多才离开遗址,卖票的胖大姐关切的地问“所有的风景都看到了?”“喜欢吗?”回来就没那么幸运了,没了顺风车可以搭,步行近一小时才走回来,中途还遭到野狗的追赶,还要几度停下来打狗。

正在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一幕幕情景,正在静静地敲打着键盘,几只调皮的猴子,在树间弄出些声响,在茅屋之间上蹿下跳,打破原本的宁静,也打断了我对这段历史的回忆。

旅行什么事都可能遇上,旅行尽管很累,但是收获了知识和风景,更收获了一分好的心情。这就是旅行的玄妙所在,或许只有个中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好。

 

 

                                                                          2013年7月31日

                                                                    于Lodge at The Ancient City

                                                                     马斯文戈以南27公里  津巴布韦

 

 到达与离开:VIC FALLS-BULAWAYO布拉瓦约,PATHFINDER BUS公司,商务大巴士,USD30/PP,早上七点半,从KINGDOM CASINO出发,提供饮料和早餐,每天一班,约500km,6小时,到市中心的BLUE ARROW蓝剑车站。维多利亚市中心Khanondo旅行社代买票,在主街上靠近OK超市。

蓝剑车站—RENKINI BUS Terminal  Taxi USD4

布拉瓦约—GWERU—ZVISHAVANE,中巴,USD9/PP,行李外加USD1,被贩卖。4小时。

ZVISHAVANE—MASVIGO, 面的,2小时,票价含在上面。

MASVIGO—GREAT ZIMBABWE, 1小时,Taxi USD20--60,或自驾,没有公共交通工具。

住宿:Lodge at the Ancient City,19间非洲茅屋,USD80/N,不含早餐,早餐USD10/PP,上网USD5/D.津巴布韦网速很慢,有网络但也时常无法登陆。前台Miss Ropah,很热情的女孩。好幽静的“公园”,如果没有大门口的标示,根本不会认为在密林和石头山下还有这么漂亮的lodge,从驻地步行1公里才到LODGE大门口。进出驻地必须事先叫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15240)|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