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美洲、南极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赞比亚(7)动物王国的游荡   

2014-12-28 12:34:34|  分类: 赞比亚 Zambi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下赞比西河(Lower Zambezi River)这条非洲第二大河流,从东到西横贯整个中部非洲。河面辽阔,水流湍急,漩涡暗流,危机四伏暗藏于水面下、草丛中和树林里。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7月下旬的一天,我从卢萨卡来到下赞比西河岸边的国家公园营地——Kiambi。为的就是能在这辽阔天然的国家公园里与动物们亲密接触,而不是去人头攒动的北京动物园、西郊动物园,站在粗大牢固的铁笼外面,观看那些被在困笼中,显得百般无奈的老虎和狮子。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赞比西河下游国家公园占地4092平方公里, 这是赞比亚最新的,还没有得到成熟开发的地方,或许它的美就在于它较为原始的荒野景色。这里动物的多样性虽没有塞伦盖蒂那样广泛,但是就动物的密集程度而言,可谓是很高。因此,观光者可以很多高的机会接近徘徊在赞比西河道边的大型野生动物,寻找到那些惊心动魄的感觉,而且这些景观也是相当的引人入胜。更有一点赞比亚的国家公园与津巴布韦的马纳潭野生动物保护区隔河相对,大象、河马、犀牛、水羚、尼罗鳄,还生存着大量的狮子和猎豹等,大量“跳岛生存”的动物们可以不用护照,更无需签证,自由往来两岸两国之间。因此,河岸两边的整块地区成为了一个庞大的野生动物王国。

赞比亚(3)动物王国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赞比西河下游国家公园的生态区有数量众多的哺乳动物。在河边通常可以看见巨大的象群,它们的数量有时候会高达100头。还有水牛、河马、水羚、捻角羚、斑马、黑斑羚和疣猪,偶尔可以看到粟马羚、大角斑羚和Samango猴。这里的夜行性动物有鬣狗、豪猪、麝猫、香猫和蜜獾。河流沿岸的鸟类是不同寻常的,可以看到许多鱼鹰并且听到它们在附近几英里外的声音。小白额雁和洋红蜂虎在悬崖边筑巢。其他不寻常的鸟类还有红翼林鹬、优雅的冠珠鸡、黑鹰和大群的红嘴奎利亚雀。夏季时分,漂亮的纳理纳绿颊咬鹃(narina trogon)将它的家安置在这里。其他特殊的鸟类还有噪犀鸟、迈耶氏鹦鹉和尼亚情侣鹦鹉。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非洲特有的猴面包树分布在河岸两边的森林中。这种长相奇怪的非洲大树名字原本叫“波巴布树”,英文名是Baobab Tree。它属木棉种植物,树干高不过20米左右,而胸径却可达15米以上,往往要十几个成年人拉手才能合抱。树冠直径可达50米以上。猴面包树还是有名的长寿树,即使在热带草原那种干旱的恶劣环境中,其寿命仍可达5000年左右。我很喜欢这种树顽强的生命力和极强的适应能力。大海边、沼泽里、荒漠中、雨林里都能见到波巴布的身影。由于猴子和阿拉伯狗面狒狒都喜欢吃它的果实,所以外界人们更喜欢称它为“猴面包树”。

赞比亚(5)我去动物王国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个地区的植被主要以金鸡纳木为主,这是一种带刺的物种,高10-30米,有着典型的伞状树荫。与其他森林物种相比,它能生存在有更多沙子的土壤上,并且能稳定贫瘠的沙丘减少侵蚀。冬刺豆荚对大象来说是很有营养的,它们食用这些植物并留下大约40%完整的豆荚,这有助于豆荚的生长。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当地向导的引导下,走下几十米高的河岸,满脸笑容的船夫,早就在轮胎绑成的简易码头上等待着了。小船缓缓地划向大河深处,辽阔而又不断翻动的水面上,小船就像是一片小小的树叶漂浮在上面,随时都有可能被卷入水底的感觉。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约半小时后,小船来到大河中心的一片长满水草的沙洲旁边。向导打手势暗示我不要发出声音。啊,四五头大大小小的河马就在离船两三米的岸边草丛中吃草,见我们的小船到来,十几双大眼一起直射着我们,凸起的眼珠子个个冒着凶光,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前面那头又肥又大的家伙带着队伍便向我们的小船直冲过来。熟练船夫见此情景迅速将船划开远去。好险呀!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河马这种丑八怪,体重将近3吨,长接近4米,是现存陆地上仅小于大象和犀牛的庞大动物。双颚可撑开将近150度,它们的四根獠牙长60厘米,咬力可达1100公斤,一次可吃下45公斤的植物。别看河马身体庞大,但是其短距离奔跑速度却能达到时速40公里。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不一会儿,又在岸边不远发现了巨大的尼罗鳄,体长足有4、5米,一动不动的趴在泥土上。谁都知道那绝不是朽木、标本和僵尸,这号称是活化石的动物,能从远古繁衍保留至今,一定有它独到的,甚至是十分凶残的生存技能。它时而紧闭双眼,时而张开长满利齿的大口。见我出神地望着这些原本在动物园里才能见到的冷血家伙发愣,船夫脸上带有一丝诡异表情的告诉我“这河里还有50kg重的Tiger Fish呢”。老虎鱼?!“要是掉入河中,几分钟内就会被满口长满尖牙的老虎鱼给吃掉!”好可怕呀!老虎鱼还真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有没有,但是水里河马和鳄鱼肯定是有的。但无论如何也不想下到河里去试试,我好不容易活这么大年纪了。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非洲象是象群中体型最大、也是全球最大的动物。相比犀牛、河马、鳄鱼,大象对人类好似友善的多。它们自己只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全然不会理会人类的存在,因为在动物世界中,大象很少遇到天敌。两片大大的扇风耳朵,不断呼扇着。多功能的鼻子,一会用来喝水,一会儿用来吃草。有时候还会吸一些泥浆喷擦在身上,用来美容和防护。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叫不上名字的白色小鸟在大象周边飞上飞下的忙碌着捉虫,两种体型相差极大的动物在一起显得十分默契。或许正是大象对人类这一自私的动物过于轻率,那两颗长长向上微微翘起的象牙又使得大象看上去那样的威武雄壮,多少年来一直都是偷猎者垂涎之物,从而也会招来杀身之祸。

赞比亚(7)我去动物王国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是被猎杀后的犀牛头骨。清晰地看出,盗猎者用利器残忍地砍下犀牛的角,巨大的犀牛就这样在疼痛中活生生地死去。

    赞比亚(7)我去动物王国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是被杀死的大象头骨。盗猎者也是将大象杀死后,取走整根象牙。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我们时常会看到“IVORY FREE ! 拒绝象牙!”一类的公益广告。

    可是我们中国人却偏偏有喜爱象牙的传统!有犀牛角入药的恶俗!不知道今后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此类问题?但是,有一点“ WHEN THE BUYING STOPS,THE KILLING CAN TOO.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象牙、犀牛角、鳄鱼皮、熊胆、鹿茸·····多少鲜活的动物惨死人类的刀枪之下!人类有自私的本性,有靠杀戮其他动物满足自己的私欲。

 “人之初,性本恶。”多少铁的事实告诉我这样的道理。所以,我不认同儒教中这一观点,人生来都是自私的,要靠后天不断地修正、忏悔自己的邪念和欲望来纠偏自己的意识。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船一阵摇晃,把我从思绪中惊醒,还是回到赞比西河上来吧,这些可爱的动物在这里不是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嘛!乘着Canoe (非洲特有的独木舟)在下赞比西河上看日落可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个月份的非洲,太阳在天空显得格外大。火红圆圆的太阳将远处绵绵山脉映照的红彤彤的。高大粗壮的Baobab Tree,好似巨人粗壮的胳膊上伸出的手掌,长满细长的枝条。夕阳把山峦、树木裁剪成了版画和剪影效果,十分的优雅和凝重。

赞比亚(3)动物王国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宽阔的水面上不断翻滚着浪花,激流夹着漩涡。水面下不时有几十只大腹丰臀的河马Hippo浮上水面来集体冒个泡泡。有的在水中嬉戏打闹,不过河马间的打斗动口不动手,可谓是谦谦君子!有的河马突然从水中浮起,向空中喷出高高的水雾,然后张开大嘴发出巨响;穿着亮晶晶褐黑色鳞甲的鳄鱼慵懒的趴在靠近水边的岸上,或是饱餐后享受着日光浴,或是随时准备扑向送到嘴边的美食。三三两两的大象则是我行我素的寻找自己喜欢的食物。这一切都是在夕阳火红的映衬下,构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实在是奇妙无穷。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大河边的森林里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营地的丛林里闷热得很,没有一丝丝风,人就像上了笼屉的面团,等待着被蒸熟变成馒头。各种飞虫苍蝇不断地飞来撞去亲吻着你。傍晚,在外面奔跑了一天的我,冲个冷水澡后,披一条毛毯,赤裸着腿脚,半躺半坐在帆布帐篷外的木板上,眺望远处看似宁静的赞比西河,身边那一杯上好的非洲咖啡,不时地被微风送来阵阵浓厚的香气。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一阵清脆而有节奏的鼓声从密林中传来,鼓点清晰欢快,节奏感极强。营地用这特有的非洲鼓声,告诉散住在营地各处的背包客们出来用餐。说起来有点好似原始部落里的酋长,击鼓招呼族人前来议事。营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保护区方圆几百里没有什么人烟,只有大象、河马、鳄鱼等动物出没为伍。所以,来到这里参加Safari的游客只有在这里扎营和生活。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Kiambi营地的主管司默妮是个德国女孩。这家伙剃了一个光头,说话就像炒蹦豆似的,干脆利落,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很适合户外旅行者做派。由于不是旅游旺季,当晚营地游客并不很多。司默妮为客人的餐桌上精心准备了烛光和鲜花。还有近乎是专人贵宾式服务待遇。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晚饭加工的很精致,着实让我十分惊讶,因为在这荒郊野外的原始森林中,还能吃上如此可口的食物,而且是丛林烛光晚餐,洁白的餐巾折叠成小鸟般样子插放在酒杯上,边上还有粉红的桃形三角梅相伴,几个月的非洲之行,一路上的封尘劳碌,入住多是小客栈,很少能见到这么温馨的场景,一切都好似从没有过的惬意,一切都似乎来得突然,看来主人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饭后升起篝火,既可以用来取暖,又可以驱赶凶猛动物。路上捡的“柴火妞”(绝无贬义,算是昵称吧)、我、司木妮,以及一位来自大河对岸津巴布韦的白人PAUL,四个人围拢在篝火旁,从旅行到人生,从欧亚到非洲,东拉西扯谈起了天南海北的事情。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我们祖孙三代都出生在河对面的津巴布韦,靠土地为生,后来政府实行土地改革,强行收走我们的土地,我们现在也没了家园,只好跑到赞比亚找工作。”在与PAUL交谈中了解到津巴布韦的经济现状。“津巴布韦现在很像上个世纪你们的国家。经济一落千丈,经济极其匮乏,人民流离失所,到邻国四处打工。” 他无奈地继续说到。“我痛恨那个政府,没收我们的土地就因为我是白人,我太太和孩子现在还在津巴布韦,都要等我挣钱养活。穆加贝今年都90岁啦,独裁总统做了30年,国家被他搞得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本国货币贬值到单张最大面额到500亿元(注:这是世界上面值最高的货币,也是绝无仅有的),已经没有人使用这种纸币了。”火光映衬着PAUL那张一脸沮丧的脸。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其实津赞两国经济和人民生活都差不多,只是赞比亚近些年逐步实行了私有化,才使得国家经济走向好转。想想津巴布韦、赞比亚、莫桑比克、坦桑尼亚这些最早接受东方革命教育输入的非洲国家民主和经济到头来都是一塌糊涂。假如马克思他老人家今天还活着,假如他知道在他的英明理论指导下,前苏联、前东欧,以及世界上曾经出现诸如前苏联斯大林时代的肃反暴政、前红色高棉波尔布特泯灭人性的大屠杀,还有今日朝鲜在伟大父亲“金三胖”蹂躏下骨瘦如柴的北韩人民,以及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所谓“土改运动”“三五反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几乎把国家和民族逼向死亡的绝路。不知九泉之下的“马师爷”能否瞑目?马克思先生是否准备重新修正撰写他的《资本论》呢?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木柴被烧得噼里啪啦乱响,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在满天的星空下,在高高的赞比西河岸边,在各种动物高低起伏的叫声中,度过了一个浪漫、幸福、甜蜜的一晚。还有Paul的一席话也令人深思。来到非洲旅行认识了和了解了太多第一次,遇见太多以外的惊奇。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赞比亚的燃料很匮乏,在前往国家公园营地途中,我看到不很宽的公路边,不时有人见到车开过来就高高地举起一块纸壳子,上面写着表示价格的数字,脚边还放着两个脏兮兮的大塑料桶。我明白这是收油的。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还在实行计划经济时,中国的燃料也极其紧张,实行凭票配给。我国的很多乡村很少能得到足够的燃料油,公路边也有很多这样的情景。跑长途的司机为了赚点外块,就会将自己车子油箱里的汽油或柴油抽出来卖给这些人,有的还会用车上的油,或者煤炭在路边店和老板做一次男女间的龌龊交易。几十年过去了,似曾相似的问题,在中国估计没了,但现在的赞比亚还是这样。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乡村煮饭主要靠木炭。公路两旁年轻的女人们守在他们的一捆捆木炭旁边,期待着买主的到来。乌黑的碳色染花了她们的双手脸颊和衣衫。公路两侧的树林到处都有裸露的被砍伐过的痕迹。

赞比亚(3)动物王国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二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我的提议下,向导引导我来到一处村落。村口三个男人在修一辆十分破旧的自行车,也看不出谁是自行车的主人,谁是修自行车铺的老板,近乎是废铁的车子在他们手里还是很好的交通工具和财富标志。村子里没有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是茅草房。这情景很像三十年前中国的农村。有几十个7、8岁的学龄孩子无所事事地在村口玩耍。小孩们打着赤脚,充满了好奇的双眼细细地打量我这外来的陌生人,然后放下手里的水桶跟着我们在村子里转,他们没有胆怯,却也比较淳朴,不会像旅游区的那些孩子那样问你要钱或糖果,看到这么乖巧的小孩,总想主动帮他们点什么,可是在非洲太多的地方、太多的穷人需要你我的帮助,实在是无能为力。

赞比亚(2)下赞比西(LOWER ZAMBEZI)之一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在村子里可看到的东西不多,我有些不太甘心,把原本打算要往会走的向导“拉”了回来,把我想探访当地人家里的意图和向导说了。向导也很乐意地帮忙,领我找到村子里的族长。他家的房子外观看上去很小,几根木头支撑起来的茅草屋顶,土墙是树枝扎起来外面再糊上泥巴,比其他人家的看上去严实一些。当我进入到屋里时,我承认我有点被惊吓住了,一边歪斜的放着手推车和简单的锄头,另一边是一张用一张用芦苇杆绑在一起凹凸不平的称之为“床”的东东,勉强够一人躺下。屋顶有几根绳子吊着已经没有原来颜色的蚊帐,像是用黄泥水脏染过一样,蚊帐是四方形的,却只吊住了蚊帐的三个角,靠近床沿这边的一角蚊帐塔拉着脑袋。屋子四面透风,主人还自豪的说这里是天然的空调房。别看这条件简陋,在当地已经算是富有的了。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因为族长有好几个老婆,一大帮孩子。在非洲妻子的多少完全取决于财富的丰廉,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只要你有钱或有牛羊就可以娶两个、三个甚至更多的女人回家,只要你能养得起就行,这里的女人不是中国的丈母娘,要房子、要车子、要名牌,只要能糊口就行能生娃就行,甚至还要女人自己建造好房子之后才能找男人。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但是也有例外,这不在村子里遇上一位打光棍的。原来这家伙喜欢喝酒胜过找女人,原本仅够糊口的钱都用来买啤酒喝了,30几岁还是single,见到我们还洋洋得意的躺在地上。(上图是我非常喜欢的非洲草编—土著人房屋,只有在营地里见到过,后来想买怎么也没找到,留下赞比亚旅行的遗憾!幸亏拍下照片留念吧!)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营地露营车,这样的越野车,适合于非洲,晚上在车顶睡觉安全,又凉爽。

赞比亚(5)去动物世界走一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营地什么食品都好吃,因为你也没得选择。

  

相关上篇:

赞比亚(1)探秘包子味儿的卢萨卡

赞比亚(2)动物王国赞比西(LOWER ZAMBEZI 之一)》

《赞比亚(3)人与猛兽的对话(LOWER ZAMBEZI 之二)》

《赞比亚(4)拜访部落老族长》

赞比亚(5)利文斯顿先生不在这儿

《赞比亚(6)奇妙的非洲小辫与木雕》

 

 

动物王国中的游荡(全文)

下赞比西河(Lower Zambezi River)这条非洲第二大河流,从东到西横贯整个中部非洲。河面辽阔,水流湍急,漩涡暗流,危机四伏暗藏于水面下、草丛中和树林里。

7月下旬的一天,我从卢萨卡来到下赞比西河岸边的国家公园营地——Kiambi。为的就是能在这辽阔天然的国家公园里与动物们亲密接触,而不是去人头攒动的北京动物园、西郊动物园,站在粗大牢固的铁笼外面,观看那些被在困笼中,显得百般无奈的老虎和狮子。

动物们的天堂

赞比西河下游国家公园占地4092平方公里, 这是赞比亚最新的,还没有得到成熟开发的地方,或许它的美就在于它较为原始的荒野景色。这里动物的多样性虽没有塞伦盖蒂那样广泛,但是就动物的密集程度而言,可谓是很高。因此,观光者可以很多高的机会接近徘徊在赞比西河道边的大型野生动物,寻找到那些惊心动魄的感觉,而且这些景观也是相当的引人入胜。更有一点赞比亚的国家公园与津巴布韦的马纳潭野生动物保护区隔河相对,大象、河马、犀牛、水羚、尼罗鳄,还生存着大量的狮子和猎豹等,大量“跳岛生存”的动物们可以不用护照,更无需签证,自由往来两岸两国之间。因此,河岸两边的整块地区成为了一个庞大的野生动物王国。

赞比西河下游国家公园的生态区有数量众多的哺乳动物。在河边通常可以看见巨大的象群,它们的数量有时候会高达100头。还有水牛、河马、水羚、捻角羚、斑马、黑斑羚和疣猪,偶尔可以看到粟马羚、大角斑羚和Samango猴。这里的夜行性动物有鬣狗、豪猪、麝猫、香猫和蜜獾。河流沿岸的鸟类是不同寻常的,可以看到许多鱼鹰并且听到它们在附近几英里外的声音。小白额雁和洋红蜂虎在悬崖边筑巢。其他不寻常的鸟类还有红翼林鹬、优雅的冠珠鸡、黑鹰和大群的红嘴奎利亚雀。夏季时分,漂亮的纳理纳绿颊咬鹃(narina trogon)将它的家安置在这里。其他特殊的鸟类还有噪犀鸟、迈耶氏鹦鹉和尼亚情侣鹦鹉。

非洲特有的猴面包树分布在河岸两边的森林中。这种长相奇怪的非洲大树名字原本叫“波巴布树”,英文名是Baobab Tree。它属木棉种植物,树干高不过20米左右,而胸径却可达15米以上,往往要十几个成年人拉手才能合抱。树冠直径可达50米以上。猴面包树还是有名的长寿树,即使在热带草原那种干旱的恶劣环境中,其寿命仍可达5000年左右。我很喜欢这种树顽强的生命力和极强的适应能力。大海边、沼泽里、荒漠中、雨林里都能见到波巴布的身影。由于猴子和阿拉伯狗面狒狒都喜欢吃它的果实,所以外界人们更喜欢称它为“猴面包树”。这个地区的植被主要以金鸡纳木为主,这是一种带刺的物种,高10-30米,有着典型的伞状树荫。与其他森林物种相比,它能生存在有更多沙子的土壤上,并且能稳定贫瘠的沙丘减少侵蚀。冬刺豆荚对大象来说是很有营养的,它们食用这些植物并留下大约40%完整的豆荚,这有助于豆荚的生长。

在当地向导的引导下,走下几十米高的河岸,满脸笑容的船夫,早就在轮胎绑成的简易码头上等待着了。小船缓缓地划向大河深处,辽阔而又不断翻动的水面上,小船就像是一片小小的树叶漂浮在上面,随时都有可能被卷入水底的感觉。

大约半小时后,小船来到大河中心的一片长满水草的沙洲旁边。向导打手势暗示我不要发出声音。啊,四五头大大小小的河马就在离船两三米的岸边草丛中吃草,见我们的小船到来,十几双大眼一起直射着我们,凸起的眼珠子个个冒着凶光,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前面那头又肥又大的家伙带着队伍便向我们的小船直冲过来。熟练船夫见此情景迅速将船划开远去。好险呀!

河马这种丑八怪,体重将近3吨,长接近4米,是现存陆地上仅小于大象和犀牛的庞大动物。双颚可撑开将近150度,它们的四根獠牙长60厘米,咬力可达1100公斤,一次可吃下45公斤的植物。别看河马身体庞大,但是其短距离奔跑速度却能达到时速40公里。

不一会儿,又在岸边不远发现了巨大的尼罗鳄,体长足有4、5米,一动不动的趴在泥土上。谁都知道那绝不是朽木、标本和僵尸,这号称是活化石的动物,能从远古繁衍保留至今,一定有它独到的,甚至是十分凶残的生存技能。它时而紧闭双眼,时而张开长满利齿的大口。见我出神地望着这些原本在动物园里才能见到的冷血家伙发愣,船夫脸上带有一丝诡异表情的告诉我“这河里还有50kg重的Tiger Fish呢”。老虎鱼?!“要是掉入河中,几分钟内就会被满口长满尖牙的老虎鱼给吃掉!”好可怕呀!老虎鱼还真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有没有,但是水里河马和鳄鱼肯定是有的。但无论如何也不想下到河里去试试,我好不容易活这么大年纪了。

非洲象是象群中体型最大、也是全球最大的动物。相比犀牛、河马、鳄鱼,大象对人类好似友善的多。它们自己只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全然不会理会人类的存在,因为在动物世界中,大象很少遇到天敌。两片大大的扇风耳朵,不断呼扇着。多功能的鼻子,一会用来喝水,一会儿用来吃草。有时候还会吸一些泥浆喷擦在身上,用来美容和防护。叫不上名字的白色小鸟在大象周边飞上飞下的忙碌着捉虫,两种体型相差极大的动物在一起显得十分默契。或许正是大象对人类这一自私的动物过于轻率,那两颗长长向上微微翘起的象牙又使得大象看上去那样的威武雄壮,多少年来一直都是偷猎者垂涎之物,从而也会招来杀身之祸。

我们时常会看到“IVORY FREE ! 拒绝象牙!”一类的公益广告。

可是我们中国人却偏偏有喜爱象牙的传统!有犀牛角入药的恶俗!不知道今后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此类问题?但是,有一点“ WHEN THE BUYING STOPS,THE KILLING CAN TOO.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人之初,性本恶。”多少铁的事实告诉我这样的道理。所以,我不认同儒教中的观点,人生来都是自私的,要靠后天不断地修正、忏悔自己的邪念和欲望来纠偏自己的意识。

象牙、犀牛角、鳄鱼皮、熊胆、鹿茸·····多少鲜活的动物惨死人类的枪下!人类有自私的本性,靠杀孽其他动物满足自己的私欲。“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孽。”小船一阵摇晃,把我从思绪中惊醒,还是回到赞比西河上来吧,这些可爱的动物在这里不是生活的很好嘛!

乘着Canoe (非洲特有的独木舟)在下赞比西河上看日落可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这个月份的非洲,太阳在天空显得格外大。火红圆圆的太阳将远处绵绵山脉映照的红彤彤的。高大粗壮的Baobab Tree,好似巨人粗壮的胳膊上伸出的手掌,长满细长的枝条。夕阳把山峦、树木裁剪成了版画和剪影效果,十分的优雅和凝重。

宽阔的水面上不断翻滚着浪花,激流夹着漩涡。水面下不时有几十只大腹丰臀的河马Hippo浮上水面来集体冒个泡泡。有的在水中嬉戏打闹,不过河马间的打斗动口不动手,可谓是谦谦君子!有的河马突然从水中浮起,向空中喷出高高的水雾,然后张开大嘴发出巨响;穿着亮晶晶褐黑色鳞甲的鳄鱼慵懒的趴在靠近水边的岸上,或是饱餐后享受着日光浴,或是随时准备扑向送到嘴边的美食。三三两两的大象则是我行我素的寻找自己喜欢的食物。这一切都是在夕阳火红的映衬下,构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实在是奇妙无穷。

篝火夜话

大河边的森林里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营地的丛林里闷热得很,没有一丝丝风,人就像上了笼屉的面团,等待着被蒸熟变成馒头。各种飞虫苍蝇不断地飞来撞去亲吻着你。傍晚,在外面奔跑了一天的我,冲个冷水澡后,披一条毛毯,赤裸着腿脚,半躺半坐在帆布帐篷外的木板上,眺望远处看似宁静的赞比西河,身边那一杯上好的非洲咖啡,不时地被微风送来阵阵浓厚的香气。

一阵清脆而有节奏的鼓声从密林中传来,鼓点清晰欢快,节奏感极强。营地用这特有的非洲鼓声,告诉散住在营地各处的背包客们出来用餐。说起来有点好似原始部落里的酋长,击鼓招呼族人前来议事。营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保护区方圆几百里没有什么人烟,只有大象、河马、鳄鱼等动物出没为伍。所以,来到这里参加Safari的游客只有在这里扎营和生活。

Kiambi营地的主管司默妮是个德国女孩。这家伙剃了一个光头,说话就像炒蹦豆似的,干脆利落,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很适合户外旅行者做派。由于不是旅游旺季,当晚营地游客并不很多。司默妮为客人的餐桌上精心准备了烛光和鲜花。还有近乎是专人贵宾式服务待遇。晚饭加工的很精致,着实让我十分惊讶,因为在这荒郊野外的原始森林中,还能吃上如此可口的食物,而且是丛林烛光晚餐,洁白的餐巾折叠成小鸟般样子插放在酒杯上,边上还有粉红的桃形三角梅相伴,几个月的非洲之行,一路上的封尘劳碌,入住多是小客栈,很少能见到这么温馨的场景,一切都好似从没有过的惬意,一切都似乎来得突然,看来主人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饭后升起篝火,既可以用来取暖,又可以驱赶凶猛动物。路上捡的“柴火妞”(一同来此地的一位游客,绝无贬义,算是昵称吧)、我、司木妮,以及一位来自大河对岸津巴布韦的白人PAUL,四个人围拢在篝火旁,从旅行到人生,从欧亚到非洲,东拉西扯谈起了天南海北的事情。

“我们祖孙三代都出生在河对面的津巴布韦,靠土地为生,后来政府实行土地改革,强行收走我们的土地,我们现在也没了家园,只好跑到赞比亚找工作。”在与PAUL交谈中了解到津巴布韦的经济现状。“津巴布韦现在很像上个世纪你们的国家。经济一落千丈,经济极其匮乏,人民流离失所,到邻国四处打工。” 他无奈地继续说到。“我痛恨那个政府,没收我们的土地就因为我是白人,我太太和孩子现在还在津巴布韦,都要等我挣钱养活。穆加贝今年都90岁啦,独裁总统做了30年,国家被他搞得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本国货币贬值到单张最大面额500亿元。”哎呦,我的天呀!要是这面额印刷人民币中国的徐副主席、谷部长、马超群们一定欢迎,也可省去办案人员烧坏几十台点钞机的麻烦,我感慨到。“这是迄今世界上面值最高的货币,也是绝无仅有的,已经成了珍品),已经没有人使用这种纸币了。”火光映衬着PAUL那张一脸沮丧的脸。

其实津赞两国经济和人民生活都差不多,只是赞比亚近些年逐步实行了私有化,才使得国家经济走向好转。想想津巴布韦、赞比亚、莫桑比克、坦桑尼亚这些最早接受东方革命教育输入的非洲国家,民主和经济到头来都是一塌糊涂。假如马克思他老人家今天还活着,假如他知道在他的英明理论指导下,前苏联、前东欧,以及世界上曾经出现诸如前苏联斯大林时代的肃反暴政、前红色高棉波尔布特泯灭人性的大屠杀,还有今日朝鲜在伟大父亲“金三胖”蹂躏下骨瘦如柴的北韩人民,以及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所谓“土改运动”“三五反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几乎把国家和民族逼向死亡的绝路。不知九泉之下的“马师爷”能否瞑目?马克思先生是否准备重新修正撰写他的《资本论》呢?

木柴被烧得噼里啪啦乱响,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在满天的星空下,在高高的赞比西河岸边,在各种动物高低起伏的叫声中,度过了一个浪漫、幸福、甜蜜的一晚。还有Paul的一席话也令人深思。来到非洲旅行认识了和了解了太多的第一,太多的惊奇。

似曾相似的问题

赞比亚的燃料很匮乏,在前往国家公园营地途中,我看到不很宽的公路边,不时有人见到车开过来就高高地举起一块纸壳子,上面写着表示价格的数字,脚边还放着两个脏兮兮的大塑料桶。我明白这是收油的。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还在实行计划经济时,中国的燃料也极其紧张,实行凭票配给。我国的很多乡村很少能得到足够的燃料油,公路边也有很多这样的情景。跑长途的司机为了赚点外块,就会将自己车子油箱里的汽油或柴油抽出来卖给这些人,有的还会用车上的油,或者煤炭在路边店和老板做一次男女间的龌龊交易。几十年过去了,中国这现象估计没了,但现在的赞比亚还是这样。

在乡村煮饭主要靠木炭。公路两旁年轻的女人们守在他们的一捆捆木炭旁边,期待着买主的到来。乌黑的碳色染花了她们的双手脸颊和衣衫。公路两侧的树林到处都有裸露的被砍伐过的痕迹。

在我的提议下,向导引我来到一处村落。村口三个男人在修一辆十分破旧的自行车,也看不出谁是自行车的主人,谁是修自行车铺的老板,近乎是废铁的车子在他们手里还是很好的交通工具和财富标志。村子里没有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是茅草房。这情景很像三十年前中国的农村。几十个7、8岁的学龄孩子无所事事地在村口玩耍,小孩们打着赤脚,有的充满了好奇的双眼细细地打量我这外来的陌生人,有的放下手里的水桶跟着我们在村子里转,他们没有胆怯,却也比较淳朴,不会像旅游区的那些孩子向你要钱或糖果,看到这么乖巧的小孩,总想主动帮他们点什么,可是在非洲太多的地方、太多的穷人需要你我的帮助,实在是无能为力。

在村子里可看到的东西不多,我有些不太甘心,把打算要往会走的向导“拉”了回来,告诉他我还想到当地人家里探访的意图,向导也很乐意地帮忙,领我找到村子里的族长。他家的房子外观看上去很小,几根木头支撑起来的茅草屋顶,土墙是树枝扎起来外面再糊上泥巴,比其他人家的看上去严实一些。当我进入到屋里时,我承认我有点被惊吓住了,一边歪斜的放着手推车和简单的锄头,另一边是一张用一张用芦苇杆绑在一起凹凸不平的称之为“床”的东东,勉强够一人躺下。屋顶有几根绳子吊着已经没有原来颜色的蚊帐,像是用黄泥水脏染过一样,蚊帐是四方形的,却只吊住了蚊帐的三个角,靠近床沿这边的一角蚊帐塔拉着脑袋。屋子四面透风,主人还自豪的说这里是天然的空调房。老爷子还主动叫来自己最年轻的妻子和孩子要和我合影。

别看在我们眼里他条件简陋,但他在当地已经算是富有的了。因为族长有好几个老婆,一大帮孩子。在非洲妻子的多少完全取决于财富的丰廉,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只要你有钱或有牛羊就可以娶两个、三个甚至更多的女人回家,只要你能养得起就行,这里的女人不是中国的丈母娘,要房子、要车子、要名牌,只要能糊口就行能生娃就行,甚至还要女人自己建造好房子之后才能找男人。但是也有例外,这不在村子里遇上一位打光棍的。原来这家伙喜欢喝酒胜过找女人,原本仅够糊口的钱都用来买啤酒喝了,30几岁还是single,见到我们还洋洋得意的躺在地上。

 TIPS:

住宿+吃饭+组织活动:Kiambi Safari Lodge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29208)|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