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美洲、南极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南非(6)乡村小镇拾零   

2015-05-18 15:55:50|  分类: 南非S.Afric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南非有一段被称作“花园大道”(The Garden Route)的旅行长廊。这条著名的N2公路之所以享有“花园大道”的美誉并非完全因为那些花草,而是它的沿途更有让人流连忘返的湖泊、森林、峡谷、海滩,还有最让人难忘的海滨小镇,每个小镇景色各异,决不雷同,都值得细细品味。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花园大道上的美景令人陶醉,无论你在任何季节来到这里,花园大道两旁的美丽景色都会毫不吝啬的张开双臂欢迎你的到来,尽情让你欣赏。当然你驾驶敞篷汽车在“花园大道”上游览不能策马狂奔,而是要不时地停下车来,进入一个个或令人心神荡漾、或令人气定神闲的小小世界。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自家种植的橙子,任你自己挑选,十分可口。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现场为在你榨得橙子汁,一升才折合6元人民币。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镇的人悠闲、开朗、热心,见到外来的人总会想办法吸引你的注意!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英伦民居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庭院绿化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街道两旁 美轮美奂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国外的教堂都是民间自发出资兴建的,政府不会出钱建造宗教场所,信仰完全自愿。这让我联想到北京过街天桥上的标语“人人有信仰,团结有力量。”号召人民去信仰什么呢?你们又信仰什么?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蜡烛作坊,既是艺术品又可以照明。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工人在手工绘制图案。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镇的人家庭院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因地制宜,这里没有沙滩,但是有美丽的山色、芳香的草皮和充足的阳光。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农夫的庭院中,如此巨大的三角梅树,我从没见过。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镇上的博物馆,展示这里人们曾经劳动使用过的农具和车子。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小镇的街道 古老的非洲人雕塑。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庭院

南非(5)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餐厅装饰

 

奔跑在花园大道上的“丁满”(全文)

南非有一段被称作“花园大道”(The Garden Route)的旅行长廊。它是编号N2的国家公路,沿着南部海岸线,从开普敦一直向东至伊丽莎白港,广义上讲“花园大道”延伸到东部的南非第三大城市德班,全程大约2000公里。每一公里都藏着令人心动的美景,成为游人难以割舍的美丽回忆。这条滨海公路几乎穿越了南非最美丽的沿岸地区。 

看到“花园大道”几个字或许有人会望文生义,以为这是一条沿途开满了鲜花的大道,实际上春天的“花园大道”确实花丛锦簇,美不胜收。但是,这条著名的N2公路之所以享有“花园大道”的美誉并非完全因为那些花草,而是它的沿途更有让人流连忘返的湖泊、森林、峡谷、海滩,还有最让人难忘的海滨小镇,每个小镇景色各异,决不雷同,都值得细细品味。花园大道上的美景令人陶醉,无论你在任何季节来到这里,花园大道两旁的美丽景色都会毫不吝啬的张开双臂欢迎你的到来,尽情让你欣赏。当然你驾驶敞篷汽车在“花园大道”上游览不能策马狂奔,而是要不时地停下车来,进入一个个或令人心神荡漾、或令人气定神闲的小小世界。

1、南非与葡萄酒

车子开出开普敦沿着美丽的N2公路向东行进,布满田园诗篇的景致就会充满你的眼帘。绿油油的麦田、大面积的黄色油菜花,机械化耕种和浇灌,在错落平缓的红色土地上留下的美丽的几何图画,好似浩瀚的大海,上下起伏,波澜壮阔。

第一站先来到葡萄酒之乡Stellenbosch。南非目前是世界上6大葡萄产区之一,葡萄酒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3%。开普地区处于非洲顶端地带,它具有典型的地中海气候,非常适合葡萄生长。葡萄酒产区也主要分布此地。

虽然不是摘葡萄的季节,山坡上画出一排排低矮的棕褐色葡萄架,绿油油的草地上马群、牛群在缓缓地游动,随处可见的葡萄酒庄园,随便走进一家,即使看不到繁忙的葡萄采摘,也看不到酿酒的过程,但是来者可以品尝到庄主自家酿造的甘美纯正的葡萄酒。葡萄酒在南非绝不是什么奢饰品,而是与民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消费品,即便是庄园里顶级的佳酿也只卖R50一瓶左右。这里的美酒无需精美的包装,一瓶瓶堆满在大大的木箱内随你挑选。只可惜我没办法运回来几大集装箱与大家分享。

说到南非的葡萄酒就不得不讲述一下这里葡萄酒的历史。荷兰的范里贝克船长在当时的南非管理多年,但是王室始终没有给予名分。1679年,荷兰首位派驻南非的总督西蒙(Simon van der Stel)前来替代范里贝克,成为当地最高的行政长官。新总督致力于种植葡萄和酿制葡萄酒,为日后的这一重要产业奠定了基础。1680年,法国反新教徒运动中被逼害的胡格诺派教徒流落到来,荷属东印度公司为他们提供了居住点和农地,作为宗教难民,胡格诺教徒们几乎身无分文,赖以谋生的只有他们的一技之长,他们将自己娴熟的葡萄酒酿造技术与新的环境条件相结合,他们在南非试种葡萄,酿造葡萄酒。随着岁月流逝,法兰西悠久的文化和酿造技能给南非葡萄酒业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为这里未来的葡萄酒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如此说来,南非的葡萄酒除了有得天独厚的良好天然环境,更有着纯正的法兰西血统。因此,南非的葡萄酒想不好喝都不行。

2 、可爱的猫鼬

从“DOLLAR THRIFTY”租来的TIIDA载着我继续向东行进。南非的国家公路不算很宽,但是路况还是不错的,坡道平缓,路面平整,虽有不少岔路口没有交通灯控制,但是大家都尊守规则,司机们会很客气的相互礼让。

转下N2向北行驶一段路便可来到群山环抱,郁郁葱葱的奥茨胡恩Oudtshoorn小镇。这里十分宁静,十分的美丽,如同洁白如玉般的世外桃源。当地人自我标榜是世界的鸵鸟之乡,虽然有些夸大,但是并不为过,也没言过其实。因为当地人自从1870年这里就开始饲养鸵鸟了,很多人靠鸵鸟羽毛、鸵鸟蛋发了一大笔财。那些羽毛大亨们,在这里建造了很多的大房子,使得小镇很有些特色。在这里很容易见到鸵鸟的饲养场、吃到鸵鸟肉。入住的GH主人在早上还为游客们免费提供鸵鸟蛋。

最让我惊喜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在这里亲眼目睹了迪斯尼动画片中可爱的动物“丁满”。

《狮子王》手下的小伙伴“丁满”的学名叫猫鼬,或狐獴,英文Meerkat。这种可爱、早熟且喜欢群居的动物,直立身高仅12英寸,是一种小型、花面的哺乳动物,居住在非洲炎热、干旱的地区。平日里它们温柔可爱,但是性情凶暴起来足以杀死一条凶猛的眼镜王蛇。

猫鼬好奇心极强,而且十分聪慧。它简直是这世间最神奇、最喜感、最无厘头的萌哥哥!它们那标准的尾巴撑地直立动作不知多少人为之倾倒。每天太阳刚刚升起,猫鼬就会准时的钻出洞穴来。家族中的“妈妈”首领先钻出,在外面侦查一番,感到没有危险再呼唤其他15只家族同伴们出来。然后,大家一起晒太阳,伸懒腰,整理皮毛,叽叽喳喳相互嬉戏交流一阵子,然后各自散去,分头觅食早餐去了。

3、 滨城流行“忘返”病

告别可爱的萌哥哥,来到普莱滕湾(PLETT BAY),当地人喜欢简单发音“PLE普莱”。整个城市像个大大的度假村,环绕的群山,银色的沙滩,还有水晶般清澈的海水,海景很棒,非常适合冲浪。进入和离开普莱,都有很好的山水风景。有些遗憾的是很多的私人房子建到海边,阻挡了视线,很煞风景。不过,这里的土地是私有的,旁人也没办法多管。普莱有家旅馆“Nothando Backpackers Hostel”,是温馨而又十足英伦的家庭式落脚地。里面有很不错的酒吧,墙上的装饰画,很有英国人的端庄,但又不失幽默,而且富有哲理。客房很现代简洁,一尘不染。宽大的院子里种满了绿植和鲜花。男主人已经有些老态龙钟,在院子里摆弄些花草,养狗养猫,而老太太精神矍铄,思路敏捷,谈话中还时不时地吹一下口哨。诙谐又有些优越感的女主人,很喜欢和客人们交流外界的信息,据说年轻时也走过不少的地方。

伊丽莎白港(Port Elizabeth),南非人喜欢称作“PE”。伊丽莎白美丽的名字,但城市似乎没什么感觉,远没有女王的魅力,感觉是一个很朴素的城市,魅力平平,沿街一些老式英伦住宅,木讷地注视着过往的车辆。码头日夜灯火通明显示出运输的繁忙。那天我还误打误撞地走进了城市的儿童乐园,自娱自乐一番。

接下来几天,沿途风景没有前几天的好。多了些森林,少了牧场草地、农田、菜地。

南非的很多地名与英国密不可分,可见英伦文化对这里的影响之深远。再往东走到了东伦敦EAST LONDON。一个看上去有些凄凉的城市。美丽的大海,白色的沙滩。作为旅途中的中转站,还是无可挑剔的。这次选了家叫Osner的酒店歇脚。在南非HOTEL与BACKPACKER的价格差不多。(一般酒店R400-500,客栈R350-430),差别在于后者可以使用厨房自己烧饭,还可以得到一些旅行信息,以及可以与人交流,如果你语言足够好的话。

离开东伦敦继续向东行进,这里进入最大的部族——祖鲁人的地盘。似乎少了很多前几日的魅力风光。沿途植被被砍伐破坏的很严重,山坡上星罗棋布都是黑人住的破铁皮房子,人口密度明显增多,除了黑人很少见到其他人种。祖鲁人很有特点,白白的牙齿和大眼睛与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地对照,头发卷卷的好似从来也无法张长,他们的女人的服装帽子很有特色,花色颜色都十分的艳丽夺目,男人手里都喜欢拿着一根半米长,一头带有天然形成的手柄的长木棒。车子在祖鲁人居住地绕来绕去,走了几十公里的盘山乱石路。

“我们没有钱,能不能搭一段你的车?”途中车子被拦下,三个祖鲁男孩很不好意思的直接跟我说,没多加思索地捎带上他们。到目的地三个小家伙留下满车的狐臭味道,手舞足蹈的开心走了。在好望角、在其他地方我也搭载了几次老人和女人。这事让朋友们知道后,在网上提醒我注意安全,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善事啦。我想心底向善总会有好报,天下还是好人多吧。

东开普敦省的最后一站,圣约翰港PORT ST JOHNS终于到了。这是一个令人愉悦的小地方。这里安静的出奇,是老少皆宜的美妙休闲小镇。它坐落在青青的Umzimvubu River河口与大海的汇合处,四季常青的丰富植物,陡峭的山崖,白云下蔚蓝的大海,海的波涛声时刻回荡在耳边,让你很容易觉得置身于世外桃源。据说这里曾经流行过“Pondo Fever”病,让那些一下子喜欢上这里的人们,来到此地就再也不想离开。

 选了一家叫“Umzimvubu Retreat Guest House”私家客栈,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庭院,住着兄弟三人的三个家庭,多出来的房子给过往的客人提供住处。大大小小几只可爱的狗狗好似祖孙三辈,总是在客人边上绕来绕去,还相互争宠。花园般的庭院,面朝大海的房间,十分的惬意。2100公里的自驾将要结束,我也不愿意这么快离开,也想住多几日。是身体疲累了?还是风光宜人不愿离去?难道,我这么快就被染上“Pondo Fever”病啦?这是很多人都容易得的留连忘返病。

印象与趣事:在南非没有我们通常说的出租车,那种带顶灯出租车只等待客人的预订。当地人称Mini Bus 为TAXI,没有站牌,不了解他们走行的线路。所以,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尼亚出行,一定要向当地人打听怎样乘坐这种TAXI。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27951)|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