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美洲、南极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古桥的背影,忆杭州(下)  

2016-10-07 09:50:28|  分类: 浙江Zhejiang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下)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郁达夫、弘一法师、丰子恺都到过拱宸桥,却没有一人像郁达夫那样在这里曾度过了一段颓废的生活。当年潦倒不堪的郁达夫不忘到拱宸桥来寻欢作乐,甚至有个常去光顾的相好。不知小说《清冷的午后》中描写的小天王是不是当年的相好呢?·····”

     注:本文照片均拍自10年前的杭州,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和盗用。

     续接《古桥的背影,忆杭州(上)》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4

    一阵低沉的马达声,将我的思绪拉回桥边。一支可以称得上水上“列车”的拖船船队,正缓缓通过桥下。

    运河航运的功能在于运输,航运又分为漕运和民运。漕运就是历代统治者将田租赋税的粮食、丝绸、官窑瓷器、土木建材等物资由水路运往京城,它是封建王朝的经济、政治命脉,也是朝廷的生命线,而长三角的杭嘉湖地区是我国最著名的富庶之地,可见运河的作用非同一般。民运是指生产性、商业性以及客旅航运,是市镇繁荣之源,运河两岸丰富的粮食、蚕桑、丝绸、水果、茶叶及大量的手工业制品的运输大多也是依靠运河来完成的,也由此产生了一个个世代以船为家的船民群体和帮会。

    漕帮中的秘密组织,名噪一时的“清帮”祖师翁、钱、潘三阳,据说就是自拱宸桥一带出道的。(上图是当时居住在运河边上的居民生活场景)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古老的运河可谓是“吴沟隋渎元河三朝伟构,一水五江六省千里通津”。

   今天现代交通运输业的发达,运河的航运功能已经大大降低。但现在许多进出杭州一带的货物还是要通过运河,例如北方生产的大量钢铁产品每年都是先海运到上海黄浦江码头,然后通过运河转运到达杭州三里洋一带码头。(上图是桥下乘凉的麻将台友)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史上,这一带还曾是一个繁华的商业区域。京杭大运河从北方进入杭州,数以千计的舟楫来来往往,这一带逐渐成为南北交通枢纽和南北货物的集散地。“樯帆卸泊,百货登市,篝火烛照,如同白日。”就是对当时繁荣景象的描述,形成了有名的“北关夜市”。单从今天杭州现存米市巷、卖鱼桥、信义坊等一些地名就可以看出当时市场交易的活跃。由于当时市场上多为湖州一带盛产的米、丝,并且大多在今天的拱宸桥至德胜坝一带交易,人们习惯上讲这一带地方称之为“湖州市”,久而久之,杭州人谐称为“湖墅”了,这便是今日杭城北,湖墅地区地名的出处了。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还带动了市场的活跃,也带动了娱乐服务业的兴旺。用句现代的词儿叫做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联动发展。随着杭州城市人口增多,市民阶层的崛起,为杭州民族文化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当时地方戏曲遍地开花,杭州成为古运河畔戏曲流布、会集的中心。拱宸桥一带的文化娱乐活动场所尤多,其形式多为戏楼又称茶园,戏友一边品茶一边看戏,不喝茶就看不了戏。继天仙茶园之后,又有荣华、阳春等茶园,演出多为京戏、梆子戏。吸引了不少名伶来茶园、戏楼演出。如著名的汪桂芳、刘鸿声、谭鑫培都曾在此演出。著名艺人周信芳曾以七龄童艺名在拱宸桥天仙茶园学艺、演出;师从谭鑫培的“江南第一武生”盖叫天(原名张英杰,直隶省定州人)14岁(1901年)在拱宸桥天仙茶园始以盖叫天艺名登台演出,后艺冠江南,有“英名盖世三岔口,杰作惊天十字坡”之誉。盖叫天的故居建在西湖西边杨公堤外,至今保存完好,取名“北雁南庐”,寄托了主人的思乡情绪。(上图是当年桥西西直街街景)

古桥的背影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电影艺术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传入杭州。是年五月,首先放映的就是拱宸桥阳春茶园的 “西洋电光影戏”。现在桥东面是一座正在恢复新建的茶楼,外观气势很大,由于在建当中,我们无法进入参观。      (上图是杭城草根生活一隅。)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下)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5

    从新建的拱宸桥码头乘船(名牌上写WATER BUS),沿着昔日船只进城的水路行走,由北向南经过信义访、武林门、艮山门,然后折返回拱宸桥,大约60分钟。望着船外运河两岸的景观极大反差,河的东岸是一幢幢新建成的住宅楼、写字楼,岸边是新种植的大树掩映和绿地茵茵,水岸多处是亲水平台与厅阁。而河的西岸却皆然不同,远处是一些破旧的厂房,岸边除了零零散散的一些小码头外,居民住房还是那种一头在岸上一头在水中栈桥式的,房子下边是乱石搭起来的上面用木板顶上覆盖着灰瓦片。河边上堆着各种垃圾,河岸边管子里涌出股股黑色地污水,散发着一阵阵臭气,直接向运河排放。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上岸后走过拱宸桥,来到桥西边的西直街、小河路。寻思着体会和寻找一下当年李叔同、鲁迅、郁达夫等文化名流曾经造访过的地方。

    上图是天香弄已是破烂不堪。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但是走进古桥西首所见是一派萧条景象,街道冷冷清清,房子破破烂烂。那里是老杭州风格的古楼、古巷、古民房。房子多是砖木结构,楼下开店楼上住人的小阁楼似的房子。西直街上有一排带老虎窗的平房和一幢进深很窄不足两米,有点像上海新式里弄的房子。如今西直街里吉祥寺西弄,一片破败的景象,房子不见得古老,像是民国的风貌。这里的民生也断不如杭州市中心那般浮华,72家房客混居比比皆是,拉扯起凉棚便是一桌麻将。

    上图曾是灯红酒绿的烟花柳巷——吉祥寺弄。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要知道这里曾是杭州的烟花柳巷,断比不得秦淮河的艳。这里曾经的莺歌燕语也只是唱给运河上船工、渔夫及落魄文人听的。据深巷里的老人说,这里的房子还是太平天国的“长毛”们所造,后来变成了烟花巷。再后来花柳之地竟成了伟大的“领导阶级”纺织厂女工的“员工宿舍”。随着国有企业的衰败,西直街今天变成这幅惨样。

    上图是一度灯红酒绿的烟花柳巷——吉祥寺弄。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桥西街上各类店铺挺全。有包子店,墙面餐桌黑油油的,但是招牌竟然是天津狗不理风味、有门口摆放花圈的寿衣店、有金首饰加工店;一家绍兴酒行的老板面无表情看着过往的行人;休闲洗头房内的几个黄脸女人在浑暗的屋里向路人招手,期盼着客人光顾。临街的居民们用带有一块块五颜六色大补丁的床单挂在门窗前,遮挡行人的视线,生怕走光。街边的一位老大爷正用拔烟筒生煤炉,因为多年未见此东西我很是好奇,过去与老人攀谈一会儿家常。

古桥的背影(忆十年前杭州)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走过这街街巷巷,看着这些老建筑,听着小阁楼木窗上小芽儿的喊叫声,那屋檐下老大妈手里摇着芭蕉扇,和坐在一傍摘着菜叶的邻居聊天;河边的光着膀子大爷们正津津有味的打着麻将;巷子里一些老房子的门半开半掩好通风纳凉;屋檐下拉一条绳,挂在街中的女人的胸衣内裤……

    这难道这就是大师们频频光顾的拱宸桥西的地方吗?

    真的想不出当年郁达夫就是在这里弃船登岸,第一次扣开王家的大门,那迎客的,可是活泼可爱的映霞姑娘?

古桥的背影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古桥的背影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的博客

    我们的小说家郁达夫确实感情丰富,对爱情的看法和心态非一般常人所理解。他曾经刻意找了一个不但老、丑,且没人爱的叫海棠的女人。但当他遇到杭城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映霞后如痴如狂。1927年4月,郁达夫与王映霞正值热恋阶段,因为战乱沪杭铁路停开,郁达夫便与“蒸笼里的馒头”般的逃难者一起挤在京杭运河的航船里,几天几夜到杭州去见心上人。据云“船到杭州拱宸桥,已是傍晚五点半后了”。当年郁达夫即便是乘火车从上海到杭州也要走上8-9个小时。

    与郁达夫时代比起来,如今沪杭不到两小时的路程算不上什么了,可我身边的朋友还在抱怨时间长,舟车苦。话又说回,彼不是达夫君,此更非“荸荠白”,那来的这般痴颠呀!据报道,沪杭磁悬浮项目日前已获批准,将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投入运营。届时将实现“两百里沪杭,一小时往返”。(后来我们看到的不是磁悬浮列车,而是高速铁路通车。)可能正是人们这种永不满足的情绪,才不断推进技术的创新与发展。

    郁达夫、弘一法师、丰子恺都到过拱宸桥,却没有一人像郁达夫那样在这里曾度过了一段颓废的生活。当年潦倒不堪的郁达夫不忘到拱宸桥来寻欢作乐,甚至有个常去光顾的相好。不知小说《清冷的午后》中描写的小天王是不是当年的相好呢?我不曾考证过。

    走过桥头,回头望望,仿佛走过了杭州的昨天。拱宸桥,记载着杭州的历史,记载着这一带曾经的繁华,记载着杭州昔日的喧嚣。

    可如今,古老的烟尘慢慢消逝,唯有这朴实的拱宸桥似乎还在默默述说八方来客曾经的故事。若是不嫌弃脏乱,到这里走走,倒能看到今天杭州真正的草根,看到杭城百姓的另一面生活,更能深切地感受和重温到郁达夫那些颓废的文字。

     不知桥西的百姓隔河相望桥东的景象作何感受?何时能享受到杭州这个天堂之国的乐趣?何时能买得起几万元一平米的居室?据说政府已经对此地区做了规划,逐渐改善这里居民的生活状况。我真诚的期盼这里美好环境的早日到来!让城市更和谐,让社会更和谐!

 

                                                                                            2006-8-27

                                                                                        写于杭州三华园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64746)| 评论(9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