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顽童有点儿老

想看世界,好奇外面,微笑面对,童心不泯。用镜头记录旅行经历,乐在其中。

 
 
 
 
 

日志

 
 
关于我

第三届中国博客大赛季军,2012年度网易最具人气博主奖。 网易、凤凰网知名博主。自由撰稿人,经常在航空、高铁及各专业旅游报刊、杂志发表图片和文章。 做人:不骗人,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到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旅行。独自一人走过了南美洲、南极洲、北美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我喜欢用自己的双眼看世上的美人美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原汁原味的异域文化和古老文明,用自己的舌尖品味各种美食美酒,用自己的大脑去思索中外文化和习俗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享受用镜头记录下经历的这一切,乐在其中。

网易考拉推荐

美爆了!巴西的街头涂鸦之三(巴西12)  

2018-01-14 01:03:03|  分类: 巴西 Brazi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一(巴西10)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图片及文字。       在巴西的街头涂鸦无处不在,只要有空闲的街墙,涂鸦就会爬在上面。不管是高楼大厦,还是低矮的民房。这些夸张、幻想、幽默的涂鸦给路人的眼球带来不少的冲击,成为了街头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 看懂上图了没?这种抽象的绘画方式表达男女爱情真的是太美了!小朋友们,你和他(她)是这样相爱吗?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不过对于外国人来说,许多涂鸦应该是莫名其妙的,语言文化的差异还是很大的。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目前我国也有不少地方出现了街头的涂鸦,模仿的还是比较多,自己创作的有思想有内涵的少。毕竟在国内不是随便可在大街上涂鸦的。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整理出许多有趣的街拍涂鸦,由于篇幅所限,每期只能投放10幅左右。看看朋友们能看出什么道道。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车在水里游?浮桥一端在水里一端在山上,是啥意思?蓝色的又是什么?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面生胡须,腹中卵巢,这是什么鸟人呢?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咖啡店门前的大鸟应该是亚马逊雨林的灵感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这是一户家人的门,你能看得出来吗?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圣保罗的涂鸦艺术之二(巴西11) - 顽童有点儿老 - 顽童有点儿老

 

听涂鸦人讲述自己的故事

 (文:南方报业驻巴西特派记者。标题是本人另加)

A地位与价值

自称“底层人民”,实际收入不菲

马路上车来车往,达尼洛不时在其间穿梭,跑到路中间的绿化带,以手为标杆,观察墙上的线条是否有偏差。他这一幅作品还有大半块墙面是空白的,可一点都着急不来。达尼洛说:“在建筑物上作画不比在纸上,线条稍有倾斜,就会有很大出入,所以要小心翼翼。”

这是达尼洛在涂鸦墙的第二幅作品,他擅长画花草动物表达对自然之爱,还特地挑选了前面杂草丛生的一堵墙,并在画作上喷上自己的大名。达尼洛和他的三位还在赶工的伙伴,近来每天在涂鸦墙上花费约12小时,因为他们就是这个涂鸦展的策划人。患有鼻炎的蒂亚戈,不得不戴着防毒口罩工作。

圣保罗州政府发起了这个项目,旅游局、文化处和地铁公司都给予支持,官方希望这些来自圣保罗当地知名涂鸦者的作品,能够在世界杯期间向游客展示出巴西的多彩文化,在世界杯结束后保留下来的这条作品长廊,也能成为旅游景点之一。4公里长的涂鸦墙,是整个拉丁美洲最大的露天涂鸦墙。

在涂鸦墙附近露宿的流浪汉,偶尔也会帮忙打个下手,用达尼洛的话来说,这是“来自底层人民的互助”。实际上,涂鸦者在巴西的地位并不低,真正的艺术家也生活无忧。近年来在国际街头涂鸦界享有盛名的蒂奥·赛纳,不仅拿着巴西政府不菲的津贴,还受邀到世界各地进行创作,据说经他手涂鸦外墙的房子可以立即升值十倍;巴西为纪念涂鸦先锋瓦劳里,还把每年的3月27日定为涂鸦节。这次参与涂鸦墙创作的艺术家们得到的报酬非常不错,政府给他们每人发下6500雷亚尔(约合18200元人民币)津贴,赞助商则为他们提供颜料。工程总负责人拉奎尔·维德纳奇说:“这个活动不仅是给这段长墙上色,而且能够为先锋艺术家们提供表现自我的机会,也能发展旅游业和文化,并对圣保罗东区的发展带来良好效应。”

B污染变美化

以前小孩想当球星,现在想去涂鸦

达尼洛和三位伙伴负责涂鸦墙最核心的100米,也是最靠近地铁站的一段,其中泽菲克斯的作品则已接近完工,这是一幅“晾衣架”:“画上各式各样的衣服,代表了参与世界杯的形形色色的人”。

一共有70名涂鸦者参与了涂鸦墙的创作,他们是从502份投稿的389名作者中挑选出来的,入选的作品主题都是关于圣保罗、巴西和足球。除了核心的策划团队,其余的涂鸦者来自巴西全国各地。在策划人之一芭芭拉给南都记者介绍涂鸦墙的基本情况时,来自圣保罗州政府的涂鸦墙项目媒体公关卡米洛过来说:“能否告诉我你们想要了解什么?也许我能提供一些帮助。”

圣保罗市曾视涂鸦为“视觉污染”,并曾推出“清洁城市”的法规,试图将这种从美国传入的文化消灭。后来,随着多位涂鸦艺术家国际声誉的提升,巴西政府对涂鸦艺术的认识也开始转变,不但关于涂鸦创作的法规得到放松,艺术家们还被邀请在机场、火车站、地铁站等人流密集的地方,绘制各种关于巴西特色的图画。

世界杯涂鸦墙在4月开工,工期很紧,达尼洛和他的伙伴中途却还受雇去为不远处的12栋楼房绘制外墙图画,他说:“我们在那边的楼上涂鸦的时候,很多路过的小孩子会拿出手机来拍摄,其中一个孩子的妈妈开玩笑说:‘以前的孩子都想当球星,现在都想去当涂鸦艺术家了。’”

达尼洛擅长画花草动物,他特地挑选了前面杂草丛生的一堵墙完成画作。

达尼洛擅长画花草动物,他特地挑选了前面杂草丛生的一堵墙完成画作。

C冒险的乐趣

大不了到警局走一趟,出来继续画

受聘于官方的涂鸦者,仍有深夜到一面空白墙壁上作画的冲动,蒂亚戈说:“大不了就到警局走一趟,第二天出来继续涂。”这正是涂鸦艺术家所独具的神秘魅力,在夜幕掩护下,像侠客一样来去匆匆,就能让一面苍白的墙壁变得生机勃勃,犹如神笔马良。

不仅在圣保罗,巴西的每一座城市,随处可见令人赞叹的炫目涂鸦。因为世界杯,还有不少新生的反世界杯主题作品,在里约有一个著名的涂鸦,是一个拿着刀叉的饥饿孩子,对着盘里的足球哭泣。正是这些讽刺现实的涂鸦作品,让人了解到巴西有反对世界杯的声音。上世纪70年代涂鸦在巴西兴起,也正是人们用来表达反抗军事统治意见的方式,又因其契合巴西自由无拘束的文化而遍地开花。如今的巴西涂鸦内容丰富多彩,有人专攻印第安文化,有人专注狂欢主题,也有人擅长讽刺艺术。

并不是每一幅作品都能长久保留,政府会派人把有不利自己信息的墙壁刷白,如果墙壁属于私业,也可能会被立即翻新。涂鸦者如果在法律不允许的地方涂鸦,被证据确凿地抓住,最低限度会被处于义务劳动30小时或罚款500雷亚尔(约合1400元人民币),重则可监禁1年。

同样参与了涂鸦墙创作的罗德里戈说:“即便如此,我每一年还是会安排三次‘冒险’。”罗德里戈住在圣保罗市最市郊的地区,今年33岁的他已经涂鸦20年。他曾到智利留学,学习各种不同的涂鸦风格,也热爱极限运动,还曾为了在高楼外墙上留下作品,深夜打破6扇窗户去涂鸦。如今,在圣保罗从事热气球、服装等设计工作的罗德里戈,已不再年少轻狂,剪短了长发,等着怀孕6个月的妻子为他诞下爱子,但对每一次涂鸦“冒险”很兴奋。

这一天,夜幕降临,罗德里戈带着南都记者来到一户人家的临街墙壁,开始一次预定的冒险,“我已经征得业主的同意,以前都是偷偷摸摸干,今晚可以享受这面墙了”。这面白墙上有两处乱涂的痕迹,罗德里戈用时不到20分钟,就用油漆和喷彩把一幅巨大的字体涂鸦覆盖在上面,这些字也是他的艺名的美术设计,“这是多年实战练出来的,以前偷着涂鸦,随时可能被抓,所以速度必须快,头脑又要保持清醒。我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

住在屋里的一家人,都跑出来欣赏罗德里戈的涂鸦过程。一位过路的老人,还向罗德里戈要了联系方式,约定时间去为他家“美容”———这也是巴西涂鸦艺术家的收入来源之一。

在事先征得业主同意后,罗德里戈在夜色中开始了他的创作,住在该房子里的一家人还专门跑出来欣赏。

 在事先征得业主同意后,罗德里戈在夜色中开始了他的创作,住在该房子里的一家人还专门跑出来欣赏。

D自由与尊重

不喜欢,也不能自作主张帮人美化

涂鸦,从中文字面上理解,会被误认为是乱涂乱画,其实这项发源于美国的艺术,有专门的英文名词“G raffiti”,主要是指视觉字体设计艺术,也包括卡通人物、动物、场景写实等,属于创作艺术。在涂鸦艺术家罗德里戈看来,不是每一个涂鸦都具有美感。

“有很多初出道的年轻人,只求在墙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无知无畏,杂乱而无美感。在圣保罗,这样的涂鸦特别常见。”罗德里戈说。在一些墙面、灯柱、栏杆上,都有类似的“留名”,形似“到此一游”或“办证发票”,这也是涂鸦会被误认为是城市里的视觉污染的原因之一。

在真正的涂鸦艺术世界里,自由有限度,除了法律的界限,艺术家们也有约定俗成的规定:他们不会破坏古迹和私人建筑,也默认某一块街区的墙面属于某一个艺术家的“领地”,墙上的涂鸦作品,其他人不会轻易去覆盖。

罗德里戈说:“就算你再不欣赏那个涂鸦,也要在表面上给一个打引号的‘好’,但不能自作主张去帮他美化。这是基本的尊重。所有人都是从没有风格的年轻时代成长起来。真正美好的艺术画作,不会局限于墙壁之上,可以走出圣保罗和巴西,被带到其他国家展览。”

 

 

  评论这张
 
阅读(34754)| 评论(8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